新诗馆:陈依达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102 位诗人, 16532 首诗歌,总阅读 2712731
新诗馆,肩承公益之使命,历经五年之坚守,专注于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之代表作。
迄今,新诗馆已收录诗作逾16000首,更推出国内独一无二的小程序版个人诗专辑。
新诗馆尤重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诗人诗作,为入选作者精心制作个人诗专辑,缔造绝佳观摩学习之良机。
新诗馆公益伟业亟需众人之力,为此您的爱心赞助(多少不限)将助我们奋楫笃行。在此特别感谢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校稿:杜婧婧

技术支持:车邻

新诗馆是公益性诗歌平台,希望得到大家的赞助和支持!

陈依达的诗

陈依达

(阅读:1465 次)

陈依达,籍贯安徽,现为瑞士籍,居住上海。曾任工程师、德文翻译(机电、医疗领域)。诗歌入选《2008-2009中国最佳诗选》《诗林》《诗生活年选2012卷》《诗歌月刊》《亚洲文学上海卷》《中国诗坛》等,诗歌由《中国诗友》入选上海诗人优秀作品辑。

陈依达的诗

(计 19 首 | 时间:2024-03-30)

【雷峰塔】

夕阳朝向眷恋的躯体注入碎金
山峦与人、水与塔影,坐怀彼此。

塔的确立,是否意味命名
(为动人的传说建起通天梯)?

晚香玉 刻字石 十二格窗
红砖门廊柱的赭红凝结时间,

一朵自发的浪、一朵缅怀的浪
通往西湖的无数盲目情绪化作美。

白锦鲤、白娘子,夜的脉搏
捧出欲言又止的露珠

当一百零八层台阶的固守姿态,
重叠成为受困在塔底的供词

一万个田螺构成的耳道聆听。
银鸥和桂花香气挤压水泡

消逝 重建,塔中的一团空气
消弭箴言迟误的一切不确信。


【五个红柿子】

落日的洗礼构成心灵的签名?
石匠篆刻碑文,属于一种塑造
并且让塑造变得更加醒目。
柿子树上挂满了小小的红灯笼
五个,足以点亮一片空寂的湖面
格律诗的简约雅致似落叶轻舟。


【拥有】

鸽子振翅的哗然掀翻一座座广场
青铜雕像的铭文和花环旁,
喷泉的水柱洗涤、耕耘时光与影子
莫名的感动正索取透明的秒针。


【压舱石】

桂冠,摩擦,运思的齿轮变缓。
一道试题关于评判科举制度的利弊
盖掉,擦掉,涂掉,历史的洋葱
需要掰去令人泪目的肉质卷叶。
机会均等的曙光,马拉松的起跑令下
作弊,拼命,退场,到时间了
苍天的恩典从来不在免费的清单上
龙舟比赛的压舱石穿透脑雾。


【比齿痕更像缺口】

口吃构成生命表达的陷阱?
节俭的眼神已离开繁文缛节
事物呈现拉链般拼接的半成品景象,
围绕脚手架、时刻表、生产线
新的经验:轻盈或者沉重。
为基座表盘镀金的装饰变得暗淡
仿佛一枚祖母绿戒指的圈口
因为不再对接手指而闲置,
另一个强有力的手指搅动着吸管
百香果在发酵的饮料中变味。
催发人体绽放和燃烧激情的以太光晕
在对乌有乡的描述中缺失一个词
正是过程的扑朔迷离
咬住线索无疑意味牙齿的脱落。


【被赐予】

牙签在蜡像表层构筑浮雕
百合花粉被咳嗽的气旋推进,
未来的掌心难以应变所有心跳。
当果盘被刀刃瓜分的瞬间

仿佛日子不断的重叠、伤逝
时间到头来只剩下果皮的皱褶。
互为证人  昨晚月亮的徽章
也许会让你成为刹车急停的良人

慈悲的厚度、墙体的厚度
不一样的钻孔机在运作;
一把椅子受力,后知后觉中
也许吱吱呀呀地瓦解、或者挺住。

运河叉道的浮萍,仰望
早已被拆掉的拱桥和石狮
河水荡漾召唤一个桨、无数桨
孑孓的气泡绽放蚊子的“叮咬神”。


【与己书】

当真诚失意 委屈的手势,
仿佛遮住双眼就能闭合
眼神啊!在我潜水的地方
大海的冷峻降得住火焰,
珊瑚石在左侧、鹦鹉螺在右侧
虫黄藻为大堡礁铺上一层层纱曼
冰冷的水波穿过指缝
嘴唇、词语、梦境中的珍珠
可是我的主宰,从海星到银河系
自由的泡影还在等待赋予形态。
海底30米以下,记忆模糊
一股洄流保持半透明
倘若你见过我更有个性的眼神
将化作宝蓝色的“星云海底蕴”,
千千万万的马赛克拼图
以万花筒的视角——
席卷而来、吞没小小的悲哀。


【隐形的手】

手背隆起静脉
凭借一根血管的力量,
开始审视得失
幸运的掩体何在?

安居所的地址
灰色斑驳在告白,
应该和修缮日接轨了;
命运就是这样

抖落一些细屑
让有心人足以洞察。
占卜师奔赴
令星光与掌纹汇接

世事的沧桑如矿脉。
如果历述所有的迁徙
发现疾病犹如胡同
不测风云呼喊着

残留的好奇心和余勇,
包括海洋、暗礁、遗址
和命运捉迷藏,
游刃有余的自信

像遭遇战的穿墙术。
从友人手指的伤口上
他们以鲜血嵌入
一把挥向蝙蝠的扫帚。

而我被飞蛾聚焦
在不祥的时辰,
一辆莫名横行的电动车
损毁新车的容颜。

假如沿着灰烬之路
它来自一切肉身,
只有永恒的金色霞光
使万物凝聚为雕像。

我能否回到原点
把倒霉也视作一个砝码,
它来找你,丰富
你所蕴藏的矿物质。

写出生活最实在的名字,
甚至去爱那隐形的手。


【云朵仓库】

起伏 颠簸 跌宕
我也只是借助飞行,
才穿越平日披在头顶的
保温棉。失重的幻觉
快感来自短暂的飘浮体验
(就像从兴奋的顶点
滑落)。总有瞬间
你想拨开一切遮掩之物
抵达困惑的中心,
初冬大地像有待开垦的底座。
秋天作物的割痕
腐烂的果实正发酵
茎管中流淌对河流的屈从。
南北温差显著的区域
看不见你,分界线
感受一种坐地为王的尊严;
当一条田垅深受喜爱
无数羊群和放牧人来回跑过
它的痕迹刻成轮廓。
北方粗旷,黄土和水泥之间
仿佛花岗岩的面孔。

这座城市的玻璃
从模糊的天空析出黄沙,
云朵透过雨滴,有了声音
黎明的抹布成为箴言:
水,从来都起于大海,
止于沙漠。
人们考证阿房宫的遗址
河沟上地基深达5.8米,
选址的轴心吻合
秦帝国的雄心。
从古代的烂尾工程
淤泥合适建筑怎样的辉煌?
等待时辰,续写篇章。
假设云朵能不断复制
渭河与泾河的丰满,
从现在看到的薄纱中
一种温润的力道
像奇迹一般,把珍宝重新
聚集在古长安。


【冬之焚】

秸秆,我对秸秆说,
吹过集结号的收割
在看不见边沿的领地,
从农家乐到五A级景点
空旷地带在延伸。
果实,穿过大数据的物流。
我曾追寻这种眼神
饱满好奇,超级神秘,
它好像足以揭开生长之谜;
其实它就是生长本身
像藤蔓缠绕节气和谚语。
老的民谣,如诗经成为线索
劳作和编织敲打
叩击人的心跳
——那至高无上的力量。
佳酿芬芳,心领神会的时辰,
冬日的萧瑟清冽
会使你质疑一切胜境
枯荣皆转瞬即逝,
生命的烈焰等同灰烬。
十一月的梧桐树
每一片落叶都渴求
与大地和解
告白。沙沙作响的足音
变得更温顺
夏日的疯狂和麻醉
及时行乐,自我放纵
它深埋的种子醒来
迷茫的眼神——
越来越轻
好像钻进秸秆的炊烟。


【墓园——陪伴女友扫墓纪行】

在草甸 摇篮 牧歌之上
云朵蒸发山峦的面纱。
三月绚烂的鲜花,
迎向人们的各路春色中
越是美丽,越有忧伤。
从湖边沿缓坡前行,
收获季节之外的葡萄园
紫色藤蔓,在旷达和坚韧中
等待:那唤醒了一切生机
悠远的阿尔卑斯长号声。
碎石小路两侧,墓碑
如基石般压重生命的波长,
但这绝非抛锚的沉船。
当晨曦朝阳的血色点燃心跳
多么幸运,彼此长相伴
东方的茉莉,最亲切的闪电
把你拥入怀抱,细节闪耀
秉性:既苛求也恩爱。

云朵也孕育雷霆的力量
命运变数,在葡萄和香槟之间
劳作者保持观察 被惊艳
的时辰(歌剧保持咏叹的位置)。
此刻,你告诉我想与他独处
默默地倾诉,我在周围
感念石碑上希伯来语的诗文,
心灵编码,既神秘陌生
也拥有可依可循生命的节奏。
人可以用不止一生来相爱。
宁静而痛切的冥想,西方人
是否最终也转向相信轮回
正如你们早已锁定来世之约。
安放好我们带来的花簇后
我惊叹于头顶的奇云,唤你
开始一起辨认熟悉的身影
瞬息间发生彼岸的回应。
纽带,一种人世楚楚动人
悲欢离合的因果关系中
爱情是一颗钉子,它维系
所有能够牵动银河系的闪光:
仿佛必定存在一位来世
的指挥家:寻觅自己的歌手。

我们在缅怀中结出了葡萄
牵来梦中的马......


【雾】

睫毛,我看雾中秃枝
无人能抵挡朦胧的空白。
假如雾是一种襟怀,
可见的部分正在苏醒;
假如雾是一种流放
深埋的部分更像矿藏。


【墓志铭】

向生花和百里香
蔓延在我精神的彩虹桂冠,
深扎成为他日之根。


【雪意之梯】

树冠从视线隐没
所有的形式都被雾化了,
一个没有冰凌的冬日
意味丧失,我几乎
可以让一切童趣
回到雪花飘洒的纯真。
西安和苏黎世的雪
初雪的轮廓,我不介意
墙挡住了风寒
普通的台阶和天梯之间,
梦的猫头鹰栖居
起飞,绒毛擦拭瞳仁
每一场交通都服从
雪的调度,精神会挣扎
在欣喜和忧虑中
调整气息,把稳节奏
任何闪失都会撕裂;
大地宽厚的力量
融化道路上的积雪。
从一片苍茫中
灰色镂空的格局里
只有雪后才有一剪梅
乍现在心灵的窗口,
它点燃的方式——
实在好像:美残缺的部分
正借着雪花的载体
拥抱世界每一条触须。


【基座:莱布尼茨】

在浩瀚的布阵中,
莱比锡盆地犹如底盘
(国家、知识,喂养它们
的黑麦和荞麦)
当一辆马车颠簸
超越十七世纪农田的奉献
成为后世智慧的引擎。
他采集光,让数理符号
成为光柱点燃的进程
逻辑,躺在理性的严谨之中
星辰和数字,无穷
有序与无序的对应纽带;
他穿过折磨 带回火种。
银河把拒绝投入黑洞的银色
给了你,给了你明镜
出逃制约的网。
我在积累,数理化的别动队
把你和牛顿误解
成为佼佼者中
更不设防坦诚相待的人
这一切庞大、凝重:
我指数学家之间的过往。

冥想的模样,菩提树的模样
然而思想的螺纹
在内部刻下一座山,
站在其巅峰(透过你精神之门)
抵达“众多可能性中最好的”。
理解中国的典籍
识别黑凯木,白天鹅
把一切灰色视作不确定
的海绵:得到二进制的钥匙
实干主义者的轴心
我们感知,一种永动牵引力。
在回声里,在膜拜中
可它早已被你摒弃
(德意志的平静核心)
也许这才是合格的思想家
襁褓,被尘封在沉默的
选择中,千古之谜。


【平原之鹿】

平原上奔跑撒野的流线型。
劲风和草的盲从,勾勒
一种坦荡无垠:过场和印记的叠加。
记住敲击的声音,虽然时间不会破墙
像朝阳点燃哺乳动物的血脉。
温存是温存者的玫瑰
没有任何触摸方式,抵得上
麋鹿的眼神,就像狼尾草的绒毛
让人感受温暖的迷恋。

猎手在马背颠簸,他要在闪电
垂直降落之前抵达
自我证明的中心,准星左右摇摆。
生长的速度,食草动物反刍的习性
种子遍布田岸、荒地、道旁和缓坡的
时辰,大地啊,并非你能独享
在天地化育的合体中
万物成为生死之交收拢的线索。

博物馆,当鹿群标本被采纳
之前,什么样的欢快令骨骼充满
跳跃的活力?命运流亡的途中
以手绢当作灵魂的翅膀,
拂去挡风玻璃上四月的沙尘
看见迁徙的驯鹿风雨兼程。
血从四肢流回身体静脉
在春天,长驱直入,一路向北
许多情感和印象留在版图
其中也散落指南针 沼泽和易拉罐;
它们和我们,都寻觅庇护所
都把梦和灵性写进眼神。

明镜的湖面,雄鹿犄角
在水面的光影中重温往日经历
以巨大的聆听,穿行林间
汇合点,以聆听交换陷阱和猎枪
生机来自狭缝,对手的失当。
寂静,孕育神秘的面纱
饱含一声枪响,时空颠倒的激情。
白桦树下的苔藓,一种滑倒的秩序
光线斜着插入,像无数根竖琴弦
宁静的挽歌,每一次放空枪
落羽是对机警灵动的膜拜。

犬牙只是一个工具。
狼的目标,落单者的口令
更高的意志让追逐遍布原野,
栅栏和放牧人的皮鞭,道具的布局
是否有一层本能的格局正照耀?
在智利,苍鹰俯视下,遍体鳞伤
的园斑鹿成为领头的符号
断崖绝壁回响,失足后的哀嚎。
汗水和眼泪,恐惧是对灾难的发问
世界啊,磨难一直躺在你的手心
衬托出喜悦,抵达草丰水美的平原。

另一条道路,呦呦鹿鸣 瞬间心跳
穿行者把穿行当作一次的神往。
方向盘,撞鹿人的失神
一切来得太突然,临终对视
忽隐忽现,但也确实发生
这也属于整体的命运。
在雪橇的拉力中,在动物园
在人工畜牧业的完整基地
标致美学中纯粹的鹿,
比雪片更轻盈、柔和的动感
不去深思,必将失明。
平原把竞技族群的印记珍藏。


【幻生奏鸣曲——死亡或许成为破折号】



解开期待者心中的谜团
该以一种怎样的绝响?
探针,在气象仪的布阵
孤独地旋转,尘埃和车轮
围绕古战场的遗址
烽火台和消息树,雷霆
反复敲打着编钟和鼎
青铜的锈渍,浆果的紫
被纳入同一个大瓮。
按压唢呐的手指,触摸
红白喜事边沿的泪花
喇叭口漩涡中心,笛音
也把牧童牵往水墨的田野。



绸缎的皱褶,模拟山峦起伏
轰鸣声从江河涌向堤岸
拍打沉船、货轮和冲锋舟
小飞鱼越缩越小,泥沙沉积
滩涂被足迹反复塑形。
各地的税收,虫害与报表
数字落空:温暖和开阔
的节拍反复,因为汗水融入
落空和欣喜的双刃剑
芸芸众生学习呼麦的表达,
喜怒哀乐也是一种乐器本能。



从微茫中辨认一匹马,
他鞭挞的纽带像磨盘和摇篮;
像指挥棒和乐队之间
难能可贵的默契。尚未诞生
的听众在永世的遗产中
一篇篇地寻觅这乐章:
当地平线和塔,皆纳入五线谱
恩典的定音锤终于找到了手!
在综合症脱臼的臂弯
回到童年的琴房,为了一切告别
排练过的曲目,摇响车铃铛
呼应远寺的钟声,突然自我凌空
尾随从未消失的心动
——它治愈的力量
透过祖父的一张照片,
发黄、模糊不清,但尚未
遁入虚无。酒楼、黄泉
一口井的圆化解彼此两岸。
死掉了死,生出新的死
被尘封的嗓音瞬间变成量子
穿越茂密的森林和大海,
像一朵无极无时限
的玫瑰,花瓣是终极的骨血。


【水的空与高韬】

缝隙和下水道像时间的沙漏
在空水缸和海啸的巨涛之间
发明围绕更精准的轴心旋转
不受操控的灵感来源于露珠
从精虫、卵子到黎明的产钳
林中竖琴随风摇晃讴歌生命
云朵赋予形而上亲和的棉花
极致张力犹如利器鬼斧神工
在脱水危险兴奋中跑马拉松
走钢丝的人正像草一样呼吸
轻柔与激昂的旋律荡漾回旋
站在世界之树顶端金鸡嘶鸣
星相学和预言家移动水晶球
光带、光环、光的迷茫蔓延
污染和坍塌的冰川碾压地球
统治者篡改攥紧符号的意义
甜日子苦日子紧日子在桌面
蜗牛爬过夏季的透明记载中
有干涸后洪峰水位的橡皮艇
有手术灯刀尖指控人类器官。


【五月 虚妄书】

黎明在失真和失语之间扭曲
瘟疫与战争正在孵化悲剧之卵
春天的蓓蕾被从眼前抹去
僵硬的头颅,早已点燃导火索
把冷战思维化作炙热的烈度。

五月的花丛,蝴蝶不再翩跹
撕裂的手在大地四处游走
仿佛交感神经中枢插入混乱芯片
唾液、汗水、血液的红
变成人类心有灵犀的超导体。

战区倒塌的普希金雕像旁
流浪狗徒劳地翻开瓦砾
提琴残缺的轮廓,永别帷幕
在心的舞台依然保持憧憬
祝福北方大地和极光。

看不见硝烟的阵地在蔓延
病毒穿透茎管和肺叶,锁喉
无言是这个春天苍白石灰的百合
五月最高对流层密闭而无风
荧光屏闪烁不定着无知者的盲勇,

对试剂和数据不透明的解读
使它沦为中饱私囊的借口,
你在隔离床上一场确凿的等待
但愿接近想象中的必要性
饱含空冰箱送来的祝福。

原本飘渺的末日审判,现实
外交措辞背后真实的意图
在窗帘流苏的垂落感里,在园丁
为确保卓越品质剪掉的绿意中
如何证明“舍弃”不是一种刺穿?

群葬的墓坑旁,裹尸布
角落的黑色印记写着名字
压抑的阴霾密布在海面
洋流独自喘息在马里亚纳海沟
死亡的深渊从这里通往地心。

从诡异的卵中孵化出獠牙
兽影,遮蔽占卜师的水晶球
通灵者面对明亮和隐蔽的捕捞
利益的链条与生存网交织
难以自拔的旋风,席卷一空。

另一个舞台,山海经中的白泽
有祥云的颜色,长长犄角的羊头
通万物之情、懂人类的语言
只为贤明的君主奉书而至
或许它拥有的鹰翅尚在云层。

惶惶不可终日的歌手
躺在“如来”巨形耳廓的边沿,
声音属于这个星球的彩虹
每一次热身和磨砺的慢动作
宛若贝壳亲吻属于时间的珍珠。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新诗馆小程序

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