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陈孟尔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70 首诗歌,总阅读 2877956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陈孟尔的诗

陈孟尔

(阅读:146 次)

陈孟尔,70后,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喜爱书法与写作。有作品散见《浙江诗人》《文学港》《几江》诗刊等。

陈孟尔的诗

(计 16 首 | 时间:2024-07-07)

【夏天,试图用蝉鸣来重新定义】

它们试图用蝉鸣来定义夏天
单调的叫声让午后时光昏昏欲睡
它们并不关心你的睡眠
一路鸣叫着把太阳拖下山去
没有了光的温度让它们沉默

越是燥热的天气里蝉越是声嘶力竭
像要叫破热烈的大地
好让它们逃离滚烫的现实

晚上的风没有了半天的热度
蟋蟀接过它们的工作,卖力地表演
萤火虫只照亮屁股大的地方
那时的院子里孩子们数着星星睡去
梦里依然有星星保佑他们的童年

长大以后院子已不再有漫天的星星
它们隐藏起身影
仿佛长大的孩子记不起童年的模样


【栲栳山中瀑布】

山间谷地凹陷成溪
那些蓄积于山坡的雨水
缓慢释放成涓涓细流
以肉眼不可见的的方式和形式

巨石如阵,往往倔强地矗立
溪流断裂,形成突降
瀑成于斯,以水流如布状,名之
其声喧哗,不绝于耳

端坐磐石之上,这来自天外的声音
幻化作自然的交响乐
水花将贫瘠的石缝里的树木滋养
它们突破了高温以及寒冷给予的考验
挣得生命自由成长的希望

人们追踪枯石的足迹
却发现青苔只需要一点点的湿润
就撑起朝拜太阳的力量


【走过马岭河峡谷】

上游的雨蓄积了无数的银河
倾倒下来,从两岸无数的缺口
一些青苔只要一点水雾的眷顾
便将绿色献给陡峭的悬崖
突破落差的困惑,倾泻而下
裹挟着昏黄的锈水卷入断桥的腹部
蝉鸣声从树梢的高处跌落
流水一直存在
而来来往往的人不存在

峡谷幽长。仰望才能看见巨大的桥墩
斜拉索溶化在雾里
栈道靠倚绝壁,岩石似乎坚强
铁索桥下奔流着俗世的忐忑
游客仿佛奔赴一场庙会
那些险峻的路方能展示他们的坦荡
数着台阶,拾起忽略的脚步
在雨水的沐浴之中
寻找安宁,以及高远的天空


【日子】

日子不紧不慢,像时钟的指针
电视机也百无聊赖
冲淡了细雨掉落瓦片的单调声音
树叶支起耳朵,仿佛要打听谁的秘密
屋檐积攒的雨水在下水管里欢乐
这样的时候适合研墨,适合书写
适合煮茶,适合吟哦
适合慢的生活

天空茫茫,像迷离的眼神
看不清茶烟背后的人脸
这不妨碍声音的传递
以及眼神的交流
有的时候语言让位给汩汩作响的茶水
静默,茶杯靠近鼻尖
涅槃重生的茶叶赋予茶杯以想象

日子无常,雨生,雾起,晴朗
他们用时钟命名时间的单位
一切就有了第四维度的约束
茶香再起,一些包裹于时间的交谈
忽然断裂
雨还在坚持淅淅沥沥


【星空】

漫天星斗,舷窗之外
夹层的玻璃反光以及外面的黑暗
阻挡视线穿越重重关卡
那些纯粹的,没有遮挡的真相依然遥远

黑色的眼睛穿越黑色的天空
仿佛这些星星都触手可及
就像童年时候,晚饭后的院子里仰望星空
那些星座的故事迷人
恨不得去解开谜底
可是它们遥不可及

越来越明白天空的秘密
白发已不经意爬上额头
那些曾经的好奇心逐渐麻木
世界变化超过了认知的边缘

星空依然闪烁着过去岁月的光芒
人生百年不过一瞬
遥远的星光可能尚未抵达我们的眼睛
我们的肉体已被迫离开
人世间的悲伤与哀痛,幸福与快乐
需要包容的心去接纳和祈福
因为我们在这个世界只是过客


【晨光】

飞机从头上轰鸣而过
行程被重新定义
阳光仿佛从地下迸发出来
天际线以及云朵最先照亮

新的日子在不断地到来
地球旋转着生活的万花筒
刷新视野的边界


【迎着光飞翔】

蓝天在上,天空深远
云层托起更高的天际线

翅膀高高穿越云层或者云层之上
去寻找更高的荣光

翅膀触碰天空的边缘
背负光的使命


【往西,往西】

某个巨大的动力推送尖锐的角
拨开空气的阻碍,轰响持续鼓噪
一些水上升成为云,漂浮
像是造物的故意。某些区域失去重量
华丽的啸叫穿越涡流,抗拒稳定性
像西进的铁蹄压迫草地,直到成为
新的农田和沙漠,隔绝某种野蛮的生长

占领发生。某些事物被剥夺表达
一些财富重新分配,概念被重新定义
想法被赋予价值,规则赋予神迹的意义
某种信念和法律得到尊崇
错误观念和实践得到时间的修正
变化生发从未有过的力量


【空中西行所见】

靠近舷窗,巨大而单调的破空之声
催眠,思维超越地面维度的束缚
瞌睡穿过时空进入身体的秘密通道
一切幻化作抽象的事物出入大脑皮层

午后阳光睁开眼睛
高山河流或沙漠的高处
游弋的鱼逃离曾经的沧海


【日落·沙漠】

太阳的余光只停留在沙漠边缘的土丘上
云衬托起一些反光
黄金熔化一般涂抹于天际线上
落日熔金,一个词语确切地表述
仿佛城市夜色也将溶化那些金钱

黑色的背景吞噬一切
众生喧哗,以及喧哗背后的秘密
或将溶化于黑暗之中
沙漠隔离别的城市以及光明
直到明天的太阳再一次照耀


【夜幕·幻境】

夜拉起第一道幕布的时候
渐次亮起的灯光铺满大地的缝隙
天空往下压它的屋顶
装进人间悲喜剧情

夏日炎炎,幕后的太阳撒手不顾
融入沙子里的热飘进空气中,弥散
升华,消失在夜的怀里
灯光寂寞,只陪伴无穷的星光自语
山用它暗黑的身躯遮挡视线
遮挡好奇与想象


【夜登峙山】

光亮使暗处更暗
马路被勾画,火龙一般蜿蜒
汽车行驶,连接成为曲线
像一帧延时拍摄的照片

光亮穿梭于时空的边际
云也放下身段
映照万家灯火的静默
只是蛐蛐儿换气的间歇
夜蝉从密林的阒寂中发声
让空旷回归空旷


【我从黑夜走过】

谁将夜的幕拉起,在路灯次第亮起之前
天空有着不一样的明朗
路灯足够孤独,让星星退避三舍
城河上满眼苦夏,只浅浅倒影岸边的灯火
唯一的高架路,唯一的毒龙
穿透城市和乡村的肋骨

我从黑夜诞出,鸟鸣已经歇息到树桠
青蛙在河间鼓噪,兜售它们的哲学
蛐蛐儿蛰伏于草丛里,有了故乡的词根
只有萤火虫围绕着背光的灌木跳舞
—— 它们都有自己的事业

树影兀自漫步,说着各自的幸福
路有多长,他们的话题就有多长
狗们成天不散,像极了城市生活的孤独与寂寞
没有雨的夜里,风偶尔会轻轻摇动树叶
喜怒哀乐依次滴落

夜有多长。阳光降临后
它已无需告别,悄悄地隐藏起自己遗落人间的太息。


【有光】

有光。河岸还有倒影:树以及房屋的轮廓
它们的年轮被河水所忽略,只留下
不被统计的虚妄。事物通常都活在
语言之外:它的边界过于狭窄
以至于常常被有心人篡改
并重新赋予它新的定义

河水汪汪然:它本身不具备闯祸的能力
来自高处,并且不能渗透入地下的时候
汪洋之下便不再出现理性和逻辑
或者,它只显示一个无情的结果

自然界所有的变动并不听从人的意志
日升月落,阴晴圆缺
它遵循一种自然的法则

蝉的鸣叫声已是这个交响乐的尾曲
热浪或许仍然会卷土重来
台风也可能在某个时间节点养成
人们,活着,或者已经死去
还将继续挣扎求生,直到
这片土地不再能够支撑起希望

每一片遭难的土地上都出现蜃楼的景象
它们被刻意描绘成天堂的模样:
彷彿从未发生过任何灾殃

太阳的身影准时消失:它的路径和时刻
被刻意安排,我们的生活也被安排
风从青苹生长的地方吹来
晚凉的风稀释火热的空气
即将到来的黑夜会吞噬所有的光


【望湖听雨】

秋天似乎迫不及待,天空清亮
雨珠子争先恐后,在水面追逐
最先到来的季节的信号,睡莲
已睡去,它的梦将无限长久

美人蕉还在委婉地挽留夏日
那些炎热深深地藏入花心里
那些被洪水摧残的残枝败叶
在湖边的角落里悄无声息

南边的天空已放晴,雨滴收起它
最后的骄傲,消散得无影无踪
挂在枝头和叶片上的水珠滚动
还在言说着海市蜃楼的故事

秋天的到来不知不觉,它无缝
衔接着上一个季节的倒影
在水波里编织自己的梦想
山上还是绿树成荫,清风徐徐
炊烟袅袅升腾的还是希望的光

听着雨后来自溪流的响亮的鸣唱
湖水平和,彷彿一切理所当然
我们跟随季节的脚步,去聆听
另一个旋律的回响。


【听聊斋故事】

这里充满了鬼怪的故事,故事里
颠倒乾坤,是非与善恶无关乎
规则和处事原则。语言的边界
在于话语权的掌控者:它们定义
世间一切事物的运行与分派

星河寥落。花草凋零
肃杀之气笼罩着万事万物
人们只被限制于井中
井口的宽度决定他们的眼界
和观察事物的深度与高度

相对于植物的生长,它们只需要
微薄的土壤和堪堪让它们成长的
肥力,我们曾歌颂它们坚强不屈
它们符合某种需要:这样的话题
适合某种被引导的宏大叙事

于是,聊斋成为一种载体——
鬼怪也符合成为当下的时宜
它用海市蜃楼式的描述来遮盖
残酷而真实的事件:虚幻成为
它最后的遮羞布和伪饰的内容

山歌的曲调明快且诙谐
它跳跃的节奏让人沉浸其间
怪异的词语轻快地诠释著
不被许多人直白理解的问题
粉色的美人蕉花开了又谢
这是它生命轮回的一部分
我们所看见的瞬间
或许是它生命的全部奥义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