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马亮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70 首诗歌,总阅读 2877928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马亮的诗

马亮

(阅读:432 次)

马亮,农民,1962年9月生,大同市阳高县人。大同市作协会员,大同派度诗社会员。作品见《杏苑》《大同作家》《派度诗刊》等及多家网络平台。

马亮的诗

(计 18 首 | 时间:2024-07-01)

【人】

面对秋天
面对原野
我,不关心风景
只渴望,那块薄田的收成
更不关心,那些瑟瑟的风
 
无奈飘落的叶子
在我的诗里没有份量
因为面对,不劳而获的鸦雀们
我习惯了无奈
它们的游戏做到了肆无忌惮

那奔跑在田间的庞然大物
正一口一口地吞噬着整个秋天
男人们,用目光估量着收成
女人们在拾拣春天的希望

一群大雁鸣叫着飞过头顶
给深蓝的天空
留下了千古文字


【月亮是颗安眠药】

这个夜
诗已不能成行
也庆幸不需要标点

不想拉上窗帘
这样正好,把心事放出去
让它趁着风远去

风,抖着玻璃窗
月光照进来
不需要灯光

月亮就是一颗安眠药
就着风吞下去
正好入梦


【医院】

这是我此生最酷的刑罚了
这个钢筋水泥制成的,好像
于世隔绝的囚笼

我被一双无形的镣铐锁定双翼
绝望于窗外的蓝天
我几乎乞求于那只肆无忌弹的苍蝇
和有一只鸟的眷顾

我渴望有一天,有一天
在四月里的某一天
也有鲜花和芳香流过


【小满】

满了,满了
深的,浅的
整齐的,簇拥的
一切养眼的绿
最是欢欣的鸟们
或飞起,或落下
大胆亲昵一阵
云多了,欲把蓝天挤的满满的
风也会鼓一阵劲儿
摧着雨水的到来
蒲公英和苦菜花
商量着开放的季节
还有在密荫偷看的青果
满了,满了
我的希望也满了
我在纸笺上也赶着小满


【铁匠】

硬是把自己囚在屋里
一个劲的烧
烧黑了墙壁,烤黑了自己
硬是硬碰硬的敲打
铸得满地刑具
直至背驼手颤

他抽烟时哆嗦的手
抽蓄的嘴角
像是在提供供词

不知道,是他
征服了刑具
还是
刑具征服了他


【逃离】

在乡下住的久了
就有出远门的欲望
只是想坐一回火车
让那条长长的爬行动物
极速地拖着
抛开身边的丛林
和一群高低不平的山
还有忽冷忽热的风们

有时觉得也是一种逃离
它们逃离的速度
和我一样
总甩不开身边的事物


【祈盼】

好像太阳欺骗了一个世纪
大地无语
我也无语

诅咒和祈祷
从未感动过任何事物
无奈
那沉甸甸的绿和湿漉漉的季节
被风无情地带走

迷离的云
继续施展骗人的魔术
蚂蚁们慌了阵脚
多少垂头或低头懊丧的面孔
变成一尊尊古老的雕塑
他们都在今夜企盼明天的命运

而我还是遵循
早霞不出门的古训
憨等一场惊心的雷鸣


【五月】

一切都是约定好的
待草绿了,土地松开绷紧的弦
种子就开始吐芽

那些花们谢去暂时的妆
开始孕育圣果的胚胎

鸟们
好像比去年激情了许多
成双成对进出已筑好的爱巢

此刻
女人们的裙摆
就高出五月的温度


【财神】

小时候,看到别人家供的财神
高傲里又怀揣好多钱
我也想让妈供上一位
妈总说,咱穷,没钱,别比

长大后,
我家终于有了财神
其间不泛讨价还价了
也想,让我家的财神高傲起来
妈说,咱没钱,心诚则灵吧

再后来,总觉得
我家的财神脸黑了,背驼了
像我爹,又
慢慢的,像我了


【把我写进故乡】

真羡慕那些有故乡的人们
或感念,或忧伤,或赞美
唯独我这个没有故乡的人
总是思念着远方

我一直守着他们的故乡
也或是,她封锁了我走出去的路
所以我的许多忧伤或是快乐
都掩埋于这铁犁下的沃土

有时,在导航里也会
找见,有个孙家港的地方
欣赏一下别人的故乡
设计一下回故乡的感觉

总是等了好久,等那个有故乡的人
把我写进故乡


【冬阳】

再蓝的天
鸟儿也不去高飞
那些裸露着筋骨的树
和我一起,在风中哆嗦

太阳还是原来的太阳

那倚在街角的人
怀抱干瘪的手指
蹲成了佛


【搭一支利箭】

我努力地撕扯一件外衣
那件沾有唾液和泪水
还有暗箭射穿的洞窟
我想露出男姓的肌肉让雄毛竖起
我在一个野蛮的森林里游荡
豺狼虎豹毒蛇
剩至还有荆棘丛伸出的枪口

鸟兽们的嘲笑,和雷雨的欺凌
我在这里徘徊了一个世纪
没有导航的路磨破了妈妈纳的千层底
我只能喝自己流淌的血
祈求星星把路打开

终于,有一天
一场大雨浇醒了
我走出了瘟氲之地
我发现,我的伤口结了疤
我那件外衣被风撕扯成一道道深沟
我弯成弓形,等搭一支利箭射向苍天


【告别】

告別鸟鸣
告别苦菜花和蒲公英
还有,祖辈留下的窑洞

我必须学会登楼梯
记住南北西东
用几乎佝偻的身躯
架起一件,像是绅士的外衣
在混凝土的夹缝中爬行

野性的、卑微的我
很难融于这个世界

我好想,背回耧犁锄耙
在水泥地上开恳一片沃土
让向日葵和油菜花
唤来我的,蝴蝶和蜜蜂


【难舍的家】

这间破窑洞,我守了二十多年
之前是爹守的,原来还有爷爷
爹试着逃离过,却又回来了
我也逃离过,和爹一个样子
命运就是这样,我们祖孙三代
注定离不开一个,叫孙家港的地方

我不得不,用芨芨草打扫零乱的庭院
再去补平,屋顶那一处处伤疤
我和妻子,努力把黄昏背回这间窑洞
用一天的辛劳,温暖这个家

我,学会了忍耐和勤劳
学会闻田埂,那不知名的野花
把心思,寄给天上的流云(不管它是否愿意)
清晨,在圪梁梁上看日出
再回首看一看,爹记得我记得
这个让我,难舍难离的家


【醉酒】

那天,几个人围坐成圆心
是无约而至的聚

并不是想喝酒
好久好久不想醉
但又想起了酒
他们可能也是

因为我知道那种滋味
那个迷离的世界
伤心害怕哭
和母亲责怪的哭

我醉了,他们可能也醉了
可我不敢回家
只能和一颗枯枝诉说
还有不会拒绝的拥抱
然后卧成一滩泥巴
忘了所有的痛


【雨夜】

夜深了,我掖紧被窝
忘掉所有的故事
想在黑暗里,打个响亮的鼾声
多事的狗,偏吼那个叫春的猫
还有,不安分的风
总是拍打着窗棂

怎耐,一床被子
裹不住屋檐下
那轻轻的滴哒声


【有时候真不如一只鸟】

多少次梦见自己在飞翔
和鸟比翼
醒来时觉得也飘然了许多
那肩胛骨依然紧缩的缝隙
又徒觉一阵悲伤

生活里总有不如意
想画成圆却找不见半径
有无奈,有恐惧
更有伤痕
所以,总想
有一双疗伤的翅膀

鸟不避草木丛林
甚至野兽
唯恐人类的每个举动
那我的翅膀呢
有时真不如一只鸟


【无言的雪】

好像没有雪就不成冬天
好像不下雪就等不到来年
许多人和我一样
揣一颗焦灼的心
想着一场无言的雪

直到真的雪飘来时
望这一悄然的信物
我却只字未题,无法
冠以雪的语言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