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可可的诗——新诗馆是公益在线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希望大家能对新诗馆鼎力支持
新诗馆

已收录 1259 位诗人, 19870 首诗歌,总阅读 2877910
新诗馆,自创建起便肩负公益使命,执着坚守五年,专注搜集、整理 1917 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同时推出网页版诗歌库和国内首家微信小程序版诗歌库。
新诗馆秉承诗无高低贵贱之分之宗旨,重在挖掘与传播当代民间优秀作者诗作,特别欢迎新人投稿,我们会精心编选专属个人的网络诗专辑,并择优选取作品制作诗歌短视频,进行传播。
然新诗馆随规模日增,平台维护成本亦随之增,特别需众人共力扶持,在此诚盼您慷慨解囊、打赏赞助,您的支持将助力新诗馆奋楫笃行。

长按识别赞赏码给我们支助

如你愿意,多少都是一份心意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赞赏支持

所得赞赏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童天鉴日 车邻 落葵 杜婧婧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简介和个人近照,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可可的诗

可可

(阅读:347 次)

可可,原名徐歌,现居南京。诗歌散见于《钟山》《扬子江诗刊》《河南诗人》《新华日报》《中国青年报》《人民日报》等。并被地方志收录。著有诗集《妩媚女人》《分娩的维纳斯》《我愧对列祖列宗》等。

可可的诗

(计 18 首 | 时间:2024-06-28)

【写诗是个手艺活儿】

写诗是个手艺活儿
低矮、猥琐,天天被枯燥乏味支配
被一个发音、一个动作,无数次支配

揣黄金屋、颜如玉的美梦
整日钳子、锤子、刀子、锥子、锉刀、刮刀
手指粗糙、变形,还有残缺的
一个词藻举轻若重,不可机床上车钳铣铇
不可流水线上批量。金匠的精确、银匠的细心
铜匠的坚韧、锡匠的构思、铁匠的力度
刀尖一次次与云纹谈判
精致产品,在家庭作坊分娩
怕邻里窥视,动了胎气

裁缝那样取料,篾匠那样拐弯
木匠的组合、陶匠的想像
拿凿子抠出鸡蛋的骨头
嵌入吃素的走兽、拖下水的飞禽
戴着老花眼镜淬火、敲击、鎏金
主顾吹毛求疵算、挖祖坟的也有
诗的奴仆这样伺候着,一生在纸上泅渡


【修车的老丛走了】

最后一个修车人走了,兔死狐悲
一些瘸的、驮的、躬腰的错别字
不约而同地赶来,在修车的遗址前
说是欠八十多岁的酒鬼一个国葬
脚踏拐敲打一个个钢圈,奏响安魂曲

一轮小小的平坦的太阳
功德圆满也会下土的
他嗜酒,少了输液、输氧、心电图
这死亡前的心理铺垫。不喝酒就不快乐的
老丛走了。喝酒和补胎都为抵达一种境界

只有前朝遗民若有所失
想到一辈子救急救难的菩萨
你危难时,他猫着腰、低着身、蹲着、踮着
将泄气的、磨损的、曲折的
一些文物价值的铃声、衣包架、车杠、轮胎
修补、替换、拨正、拆卸
只要端上一碗米酒,粘乎乎的痛苦
在酒的世外桃源飘飘欲仙
喝酒,能校正两只偏心的轮子


【我的肉身便是耸立的大雄宝殿】

佛陀不在深山老林,不在云彩上面
菜市场卖萝卜的、卖玉米的
家里的父母子女,把电瓶车改装成
十八世纪的马车,威风凛凛接送
七岁公主学钢琴的白发奶奶
路边用音响唱歌的乞讨者
脚底踩着的蚂蚁,都是渡我的佛
也可能化作尖酸刻薄的邻居
刮我门前一棵葱的阳光
或扮二月豆蔻,让人魂不守舍
我有点养命钱,她是P2P公司的
笑靥如花,打劫如行云流水
我被冤枉、蒙奇耻大辱
扶起跌倒的老人,判我有罪的法官
是慈悲心肠。佛在每一顿饭菜上
在每一天的举止言谈上,佛陀在心中
我的肉身便是耸立的大雄宝殿


【我们不能更改上帝的设计】

扭不过自然规律、寒来暑往
我们不能更改上帝的设计

水鸟把窝迁徙到长颈鹿的婚房
苦大仇深的野花,享受香烟缭绕
未必是好事。临水而居的美人蕉多好
风来了,不躲,绿得野性,红得热烈
生活中一些出水芙蓉
做空姐、司机、纺织女、卖保险
即使挥舞笤帚,也飒爽英姿
一旦过度包装,像人妖
阉割黑格尔的美学
浪漫少女胸前吊晃的手机
如钟摆拨动春天的时光
老头儿佩上相同款式
却像痴呆症挂着的电话号码


【钥匙是我最大的累赘】

我要这么多钥匙干啥?我和昨天
隔着一座山,那锁在院子、房间、抽屉的
树木、报刊、生活故事、花雕酒
肯定回不去了

这些钥匙,以前的财产
日子的小小支配权,累得我好苦
心锁起来了、生活锁起来了
忘了钥匙时,象丢了魂
锁和钥匙各执一词
锁期待的不是这把钥匙
这把钥匙不知开哪把锁
日子长了,原配夫妻有错位的

丢光了好,我不要钥匙
春风得意和脸青鼻肿回不去了
而明天的千山万水,还有画展书展
古希腊之旅、文艺复兴之旅
我已龙钟,在锁孔看得美美的
没有钥匙,正好像济公逍遥自在


【村电工】

以前,听到电线杆的嗡嗡声
手舞足蹈呵,黄金万两向自己跑步来了
获得感油然而生

那掌控电闸的手
布施千丝万缕的光明和驱动力
电视机悠扬着高亢的山歌
电饭煲笑靥如花,电风扇旋转圆舞曲
垄断资源,也垄断父老的喜乐哀愁

被奉若神灵。花花肠子的小翠小娟
争着投怀送抱,让电表的刻度如醉步
朝前转转朝后退退,怕黑暗
怕家庭作坊瘫痪……
都期待不是官的官网开一面

村电工田野上横着走、竖着走
酒气熏天,饱嗝也使人不寒而栗
芸芸众生,一粒不受约束的沙尘
也能让人性断电


【压疼了一本本油画】

宋词也治不了,早上吞一粒拉斐尔
中午两片提香,晚饭后三颗布格罗胶囊
还是辗转反侧,床帮被怪过多次
为了入睡,安格尔、卡巴奈尔、格维得
一口吞下

快抑郁症了,自杀完全可能
死去多年的油画大师,钻进我的骨髓
用颜色,一遍遍涂改我的艺术基因
温特哈尔特带来《芙林达》
输液一样,说不输点浪漫主义
血管会梗塞。失眠是最轻的

与得意忘形的洪秀全
今日宠幸清纯、明天和娇嫩耳鬂厮磨
恰恰相反,我是被占领的
虽然与新古典主义同眠共枕
压疼了一本本油画,我是牺牲品


【读油画《格维得》】

把画笔当屠刀的,布格罗之后
置人死地的颜色革命,我邂逅格维得
被杀得皮开肉绽,心都剜开了
这玲珑剔透的丰盈、温润、细腻
包藏毒素;活色生香的肌肤
粉胫和玉臂爽到极致。不能再画了
你不得不畏罪自杀

我是陪葬品?找个垫背的吧
否则太冤,随即电子版的《格维得》
转发最好的艺术盟友,正一网打尽
有点后怕:谋杀酒朋诗侣和好色之徒
楼上那个神经质,见《梳妆女子》
手舞足蹈,一起共赴国难吧
也算为中国肖像画殉情
凑足十二人,称得上十二门徒

格维得死后一百年
颜色还在杀人


【再见拉斐尔】

在中山东路321号,一幅圣母像前站定
第二次握手了,这次可别走
我要学画,表现不朽和对付阴谋
同样需要手腕

六年前,在此拜读《渔夫的故事》
便成为网中鱼,被拉斐尔打捞
从那以后,一直神往《椅中的圣母》
神往美丽、安详,现在可以确信
我是苦难的耶稣

圣母是我亲娘,你添加了
罗马人的头巾、带穗的披肩
我就认不出啦?早想拜你为师
学点颜色技法,画人最难
甚至一生都画不好
得赶在晚餐前赶在钉十字架前
把我的亲娘画成传世之作
好在追思时跪拜


【五四头像】

齐耳短发的苹果脸、朝气蓬勃的微笑
遮住戴眼镜围围巾的文质彬彬
两人向着诗和远方,似乎是
胡适和《青春之歌》中林道静的剪影
成为崇拜,缝在新文化的旗帜上

对于五四,很多章节已经斑驳
一百年了,两个青年头像依然熠熠闪光
覆盖着“天不生孔丘、万古如长夜”
从此,女性走进《黄金时代》
男性成为《思想者》,鲁迅之外
那狂飙突进的时代,为了洞察
李大钊、郭沫若戴着知识的眼镜

在五四的故园,承上启下的谢冕用诗评
放出一批不守本分的青年诗人
北岛舒婷也戴着深度眼镜
以后,年轻一代走上神坛
女的是圣母玛丽亚,男的是
盗窃天火的普罗米修斯


【向24位菩萨300多位天使顶礼膜拜】

有些转运了,有人读我的诗
感恩24位粉丝及300多位读者
不寻短见了,不眼红西施的豆腐卖得火了

我病得不轻,居然有24个粉丝
以及300多个消费者
我知足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何况多于耶稣十二门徒、孔子七十二弟子
我点高香:粉丝是我大慈大悲的菩萨
某些报刊,从印刷流水线出发
象一节节车厢,从机关学校企业旅游
成捆的,返回造纸厂

太物质的社会
写诗的傻,读诗的更傻
我得学卤水点豆腐,把一个个
文字疙瘩,点石成金


【我慌慌张张穿过红绿灯】

每次过红绿灯,直行或拐弯
绿灯亮着,我仍慌慌张张、左顾右盼
背着背包、背着青菜萝卜山芋
背着赃物或违禁品一样
通过敌占区的铁丝网
比贼还心虚、还提心吊胆
唯恐红灯闪烁,唯恐一辆不守规则的车
折断我一头芦花

我越是小心翼翼越神色慌张
闯过老年痴呆症似的
车流人流的目光,像狼的眼睛
我后背发凉


【露珠——少妇丧夫】

这绿草上的露珠
一只雅致经典的青花瓷
那白得耀眼的细腻,勾人魂魄
不如还给如泰河吧
涨一河春水、绽两岸桃花

可惜上帝编制天使程序时
也安插了厄运,比如一次风暴
草被天国征收了,不考虑露珠的栖息
现实中,这静谧而徒有外表的晶莹
成了遗民,恰恰在一天刚刚来到的时候
大露珠分娩了一颗小露珠
草忽然枯萎了

露珠决不改嫁,成了一声叹惜
水分蒸发,不是青花瓷
不是一江春水了


【哑石——童年丧父】

所有语言、春风一样柔软的
砍刀一样坚硬的
不能打开这孤僻的石头
苦口婆心的雨,也是白搭

小石头没大石头点化
接不到天地灵气,一句话不说
也不涉水,老气横秋的
站在春夏秋冬、芒种白露之外
前世的烦恼还未处理

大石头坍下水了
小石头听不懂人话
这孤独的石头
既不下水、也不上岸,久而久之
对立起来,石头也不流泪
冷冷的,站在世界之外


【猴子捞月亮】

见人家从井中抱出玉兔
猴子心猿意马,不摘桃子了
抓起竹篮直奔井口,月亮很圆很亮
嫦娥笃定是怀中新娘了
只要灵感下去,诗句就会上来
不管多少次,婵娟颔首腼腆
开始一两个,渐渐井边弥漫着
猴群的气味

谁不想美事,当然空欢喜
风雨如晦,瘾来了
半夜也爬到井口,忘了竹篮
却遇到同类项,合并水底捞月
井栏外诗兴大发

井外不可能打到水
说啥好呢,猴子习惯了
习惯低吟浅唱,阴雨天、风雪夜
乐此不疲


【江东门的疼痛】

在大屠杀遗址矗立十字架是对的
三十米高的和平女神
如定海神针,针灸江东门的疼痛
一个悲天悯人的穴位

空气凝固了,阳光和鸟儿折断了翅膀
本该栽种法梧之地,吴为山把我的
血肉捏成青铜,我一丝不挂
头颅不翼而飞,胸腔撕裂,五脏六腑
滚作一锅粥,骨骼听见子弹呼呼作响
仿佛屈死者争先恐后投胎来了
我被灵魂附体了,是时候了
让我代替年轻的母亲,代替她
为自由尊严站岗,到天荒地老
我只会浅唱低吟,而她更有价值

她是代替我的母亲妻子女儿的
让我堂堂正正,做一回父亲丈夫儿子吧


【清明】

娘啊,我把每天的祈祷跪拜
移到墓前,不仅是祭奠形式的升级
我是有期待的,让日月可鉴、天地感应
正好你在天之灵居于上帝的隔壁
水果鲜花菜肴给你享受的
那金条银锭美元欧元人民币
托你通融关系的,我有个爱较劲的
女儿,你没见过的孙女
如花似玉超过皇帝的女儿,脾气也
大于皇帝的女儿,人称冰雪公主
心头缺少四两暖暖的爱
上帝是爱的批发商,娘啊
求你帮儿子这个忙吧,否则
我走后,黄帝136代的香火断了
谁来扫墓?谁来陪你看桃红柳绿


【封面上的少女】

封面上那个在画架前端坐
调色的细皮嫩肉,光洁耀眼
谁都愿成为她调制的香气
成为她脚下的灰尘
我想起现实中一个秀色可餐的女人
以及草尖上晶莹剔透的露珠
那漫山遍野那满大街闪烁的光泽
那内存贫瘠而依附黑暗依附年轻的美
未在黎明时签一份销售合同
单纯细腻在阳光下转瞬即逝
如一首内容空洞的小诗
形式干瘪后找不到一个读者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新诗馆

欢迎加车邻微信投稿

新诗馆

感谢您赞赏支持新诗馆

新诗馆

关注新诗馆小程序,可看到驻馆所有作者

中国新诗史上首个微信小程序版诗歌资料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