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陈啊妮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10 位诗人, 12850 首诗歌,总阅读 978984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陈啊妮简介

(阅读:650 次)

陈啊妮,笔名叶子,居西安,长期关注现代汉语诗歌和西方诗歌的创作和发展,在多家平台发表诗歌评论和诗歌作品。

陈啊妮的诗

(14 首)

茶罐

阳光从釉体下滑
绿茶在杯中 次第舒展
附着时间的蓓蕾
一种美让静止轻易绽放

把蝉鸣 秋风入罐
密封午后最暖的一缕阳光
陶工 把最后一截木头
融进胚土里

慢慢拨亮山上的茶园
旧时光 把木质的钉子
钉进水里  发出金属的光芒

不能再下沉了 
爷爷 奶奶 在心尖晃动
他们需要一处幽静之所

慢慢掩上柴门
这水的城堡  足以避过秋分


暮色

斜坡上的夕阳弹着响指
转弯的目光追随着羊群
风吹过  
落叶总会在路上铺一些借口
 
灞河的水在转凉
有人在飞鸟的余光里自嘲
伸展的铁轨是奔跑的豹子
树 还在黄昏生长
 
云层堆积着欲言又止的雨
对周围逐渐模糊的事物
你没有说 不是你的错
我们都要躲着淋湿的心情
 
斜坡上的野花
一半枯萎 一半盛开
重生的方式有很多种
鱼群在水下
天空重新湛蓝
 
譬如
你等的火车会迟一点来
譬如 我接近秋天
而暮色 让我内心充满
活着的同情


活着

忍住痛,修补千疮百孔的身体
为迎接风暴一次次地经过
为接待不约而至的风雪
 
学会为自己做牛马
学会隐藏一条河流
在内心深处
倾听黑夜里最真的呼唤
 
爱天空爱泥土爱草木
爱每一个弱小的生命
喜欢在空闲的时候
把每一个人都想一遍
喜欢在落雪的日子
思念洁白的事物
任凭风,一遍一遍地吹
 
习惯每天清晨打开门
即使不出入
只看路过的影子……


凌晨

当城市闭上眼睛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些
清冷的月光铺在街道
分明看到
它少得可怜,又瘦弱
也能发觉我颤巍的左手
分明是想递给你
一份玫瑰般鲜红的手书
当城市闭上眼睛
树木合上葱绿的拥抱
海浪走向微弱的灯塔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些
温暖的火光撒在街道
凌晨,会路过两个乞丐
他们在此处相拥
亲吻,并且欢呼生命


晚餐

土豆,绿菜  鸡肉
虔诚地放进洁净的盘子里
把喜欢的事物留在原处
牵紧伸过来的手

布衣素颜  
把色彩和悲喜都分给
植物与动物
用晚餐把自己又削短了一点

黑夜清零之前
饥饿的青蛙还在颠沛流离
叩拜青天
直到匍匐成尘
把自己重新归还给泥土


大雨天

黄色预警 骤雨隔着玻璃
紧挨着我    
雏鸟的眼泪已经走了
很远 很远
向晚时分的 倦意
和一颗黑葡萄一起软下来
客厅忽明忽暗 嗅不出颜色的灰
 
踩过雨水头顶的 和鸣
披肩像片片落下的纸
裙子和天气 都是旧的  
老裁缝肉眼看不见的针脚
粗糙的退到一幅乡村油画里
退到雨天 空杯的惆怅里
 
水打屋檐像久远的木鱼声
所有松叶背上蜗牛的壳
不紧 不慢地爬行
只是为了救出几个潦草
淋湿的 词语


寂色

对着群山打响指
相信这响指声
现实和未来都能感知到

白云和马匹在指尖上
一座老房子也在指尖上
一株蒲公英在风中盘旋
像是神的某种暗示

一群蚂蚁
在它们的森林里继续迷失
远处 一条直立行走的河
一直默默走着

它们都像异乡人一样 互不打扰
只在各自的寂寥中一直走着

而这条路 我也默默走着
并没有想打扰它们的意思


河流

石头在山上坐着
鸟在电线杆上抖动虚无
汽车和人类都在河流里挣扎
在人间呆久的河流
想飞起来
必定是一场灾难

它吞噬了逃亡的羊群
它试图把铁质的建筑物杀死
它给了四散的人们无家可归
它甚至不曾原谅人类的原罪

隧道深处是地铁的哀鸣
一些面孔来不及告别
一些水埋葬死去的水

石头铁石心肠
鸟的翅膀抖落尘世的落寞
这潮湿的七月 雨
替我们喊出人间的悲伤


宿命

停电了 点亮小桔灯
微弱的光线透过镂空格
只落在书本 桌面与它的脚下
甚至摸不到墙壁的肩膀

有着同样光源的是30年前
村医的裂隙灯 它窥探了我
右眼的盲点
这个盲点存在多年了
它一定来自某一次记忆之外的残碎

鱼鳞一样的光线
网住生活注定的距离
反射不出任何图像的盲点
却丝毫不影响泪水沽沽流出

它一定遮蔽了我身体最深邃的黑暗
我看不到它们 最爱我的人
也看不到我 它却宿命般地存在着


尘世距离

夜晚穿过空荡荡的柳雪路
仿佛独自一人 潜行入水

与尘世 与你 只隔一条灞河
与一朵凌霄花
隔着整个七月

面对同一个月亮传递的体温
已不能彼此言说
秘密已在白纸上 刷刷往前赶

鱼儿潜入草木的梦境
打捞人间的流水
凌霄花 把呜咽埋进了喇叭

被流水和雷电带走的名字
发出风马的哀鸣
太阳底下裸露的根
替它们写出疼痛和泪水


梦里都很快乐

像一颗红色的蜡烛被重新点燃
这俨然如宫殿般的房间
音乐在琴键上跳跃

鱼缸里的鱼露出难得一见的尾鳍
——我们跳舞吧
两只金嗓子开始小声呢喃
……时间在流淌 几株吊兰停止攀爬
它们舞动头顶上的小花

现在什么都阻止不了跳舞
像两只鸭子用奇丑舞姿点亮快乐
什么也阻止不了


克莱因蓝

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蓝色水面带来了谜语
为了古老的信念与执意
风变成水晶的耳朵

湖畔边 你敛起羽毛的动作
像触摸我脸颊 温柔的指尖
敲响欲望的鳞片
和那些依旧翻滚的浪花一起

在你居住的小城观看
——克莱因蓝 是吻住的芒
哽住无法流泪的眸角
那么多鱼儿从车站进进出出
幽兰深处 我像个溺水之人

凌晨 从第一列慢火车开始
我就遗忘了出发 跟随誓言的索引
沉浸克莱因蓝和一只雄鹰
约好了的羽翼下方熟知的他乡

注:克莱因蓝,一种理想之蓝、绝对纯净的蓝色。


天慢慢亮了

背着星光的木槿花落了下来
在白闪闪的水面下沉
两只比目鱼在深吻之后出逃
沙漏开始停止使用
黑夜的节拍

触摸晨钟的皱纹 指针的眼睛
藏着花朵 露珠和风的蜜事
酣睡的谷粒被早起鸟儿衔走
鱼肚白从枝头出发

渐变的天空 戴上流苏耳环
精心孕育下一个黎明
大地被虫鸣重新唤醒 
草长莺飞 日月星辰
都是它流动的子民


秋风里

我已经没有力气完成今天的事情了
一整夜的大雨 天空混沌的灰
和满目的秋风融合在一起

乡村土路上两只鸭子
在雨中踱着碎花步 
它们一步三摇
仿佛每一寸骨骼都是幸福的开始

而结束并不在它们的字典里
就像远处瞩目的我们

并不急于打开每一扇
淋湿的窗户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请关注本公众号
我们主要编译海外人文、技术等相关!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