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石蛋蛋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10 位诗人, 12850 首诗歌,总阅读 979055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石蛋蛋的诗

(18 首)

简历

西格玛。东北虎,雄性
1989年出生大兴安岭
1989~1991年随母亲在家乡学捕食
期间玩弄死一只松鼠两只野鸡
1991~1992年三次辞别故土
因外界环生疏逮不到猎物
回到母亲身边进修
1992~1996年独闯小兴安岭
吃掉三头野猪八只梅花鹿
两匹狼一头牛
期间,强奸了四只两岁小母虎
致使三只怀孕生下第二代
1996~1998年扑向内蒙古草原
期间,伤了八头奶牛和十二匹蒙古马
1998~1999年在东北野生动物园
高级进修班深造
1999~2000年巡游秦岭
期间,咬死三公一母华南虎
2000~2003年闯荡西伯利亚
期间,途中干掉五头麋鹿咬伤两只黑熊
2003~2006年从西伯利亚落户
北京野生动物园
期间,吃掉两百只兔子四百只土鸡
三十只绵羊和一千公千斤瘦猪肉
2006~2007年,野生动物园医园就医
期间,人工陪护费、医药费折合人民币
一千一百四十三万七千二百元
2007年9月9日突发脑出血
(今天,仍在抢救中。填表日期,2008年2月2日)


结账

苏联解体后的
一九九三年夏天
一个妖艳俄罗斯女人
上了我的车
跑了几个地方
(心中大喜,拉个大活儿)
最后永安里下车
 “卢布你肯定不收
这样吧”说着
她解开上衣
扒开花边胸罩
露出雪白的奶子
“看两眼算了” 
操 有啥办法
我只好老老实实
照她滚圆的一对双乳
狠狠看了两眼 


理解万岁

吃出个苍蝇
恶心的心情
是可以理解的
钱袋注水
无奈的心情
是可以理解的
饭碗丢了
郁闷的心情
是可以理解的
老婆飞了
沮丧的心情
是可以理解的
住不进院
焦急的心情
是可以理解的
房子扒了
愤怒的心情
是可以理解的
孩子掉井里
绝望的心情
是可以理解的
喊杀人喊放火
精神的分裂
是可以理解的
只要不呼不喊
反动口号
所有的一切
是可以理解的


立地成佛

再次路过那里
我看到他的画像
替换成我的画像
也就是我的画像
换下他的画像
我和我对视
我看到我一脸慈祥


身在祖国放眼世界

美利坚政府因财政困难停摆数月
我担忧他们的
土地会不会荒芜
工厂会不会歇菜
医院会不会六亲不认
学校会不会停止培养资本主义接班人
因父母官失业
低保户这些孩子会不会没人养活
残障人士会不会无人嘘寒问暖冻死街头
(政府关门正值北半球的冬天)
麦当劳肯德基因失去指路明灯
此时此刻会不会派人去抢购指南针
华盛顿的垃圾会不会堆到国会山上
无暇跳舞的小偷也许有了时间
会不会公共汽车上狂跳太空步
藏枪于民的五十个洲
会不会拉杆子组建起义大军
飞机会不会万米高台跳水为祖国争光
火车会不会第三者插足双双出轨
地铁会不会瘫痪坐轮椅
五花八门的担忧一个接一个
最奇特的一个
长达三千九百五十公里的密西西比河会不会因无政府而断流


没有太阳哪来的热量

他说要写就写宏大
比如太阳大海人民祖国
唯有宏大
才能抒发胸怀和情感
白露的早上
和文化局离休干部老樊
并肩走在小桥流水
的亮马河边
我指灌木中一只
黑白相间
精神萎靡的流浪猫
"看它稀疏蓬乱
暗淡无光的毛
怕是挨不过到来的冬天
要写就写微小事物
能体现人性的温暖"
老樊笑,要写就写大的
没有太阳哪来的热量


躲避敏感词

抗战纪念馆
枪械展台
被两件武器的名字
吸引
一件是步枪
一件是手枪
"步枪  手枪"这是官称
日伪时期
老百姓担忧提及枪会引起统治者神经错乱
为避免引火烧身
智慧的中国人民
冠以它们好听的名字
——三八大盖
——王八盒子


猛然间我变成个大人物

边读《希特勒的土地》
边盘核桃

渐入佳境

低头再看手上
盘的竟然是两颗项上人头


他操了大海

他说他要操大海
第二天他就去了
老远看见大海
迫不及待脱光
一猛子操下去
大海还是那个大海
人却没有了
那天就是这样
救生员也没办法


无产阶级

翻身了
解放了
阶-级不小的我
街上
连话也
不敢说了


我无话可说

种的两棵南瓜
藤蔓上空空如也
一颗没结
这让我很纳闷
单身汉老潘
拖着那条残腿
过来
"花儿盛开的时候
是你没给授粉"


下午的时光

弯腰驼背
一个老婆婆
缓缓推着习步车
我个半大老头
跟在她后面
走着走着
忽然感觉
阳光是有重量的


鞭子

北京 硕大一只陀螺
飞快旋转
地铁 这台拧绳机
一年四季 加班加点
入口
把我捻成细线 搓进
人群
这根长鞭


案犯

天呐
九千九百九十九级龙卷风
拎起地球

自首


因长的丑
工友送他个外号
"鬼"
见他远远走来
不说谁谁来了
说鬼来了
时间久了
他默认自己是鬼
不论张三李四
唤他一声"鬼"
他马上回应
"啥事儿"


进化论

直立行走之后
没有虎纹的我们
步入现代
学会了吃人


虚无

一只麻雀
水泥地上
东一下西一下
啄食
我看到
一粒米没有
面包屑也没有
光秃秃
连个草籽也没有


二楞的影子

祖孙三代泥瓦匠
祖孙三代性格一模样
二楞踩着先人的足迹
操持瓦刀
计将自己的身影
砌进墙里
黑色的影子
懦弱的影子
哈腰的影子
到如今快四十年
还没砌进去
他走到哪儿  它跟到哪儿
眼下  跟到了城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请关注本公众号
我们主要编译海外人文、技术等相关!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