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早布布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10 位诗人, 12850 首诗歌,总阅读 979013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早布布简介

(阅读:2955 次)

早布布,祖籍黄陂 ,湖北省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选刊》《草堂》《诗歌月刊》《鸭绿江》《中国诗歌》等纸刊及网刊,有作品收《2019中国诗歌排行榜》《2020新诗日历》,有作品收湖北中职辅导教材等。

早布布的诗

(20 首)

珍珠

案头这粒6.5毫米的珍珠
每次靠近,仿佛我才是她瞳孔里的一粒尘埃
诚实如镜子
映照出这个黄昏,一粒在它面前黯然失色的白衣女子
她不足我小指甲的月牙痕,比衬衫的纽扣
还要娇小
但足以藏起大海,任意一座山峰或者王
藏起许多事物的一生
如果有来世
她依旧会装下,朝代不过是一朵从她身上滑落的水珠
就像维纳斯女神从贝壳里冉冉上升
一味行走的丹药,不一定要表达爱情与权力

装下人间的一切,从朱门到平民少女
到老妇
这寓言一样的存在
让我明白,年华半百
我依旧是一粒沙子,但是如果可以给我一勺蔚蓝
我也
“也必成为心藏天空和大海的人”
明亮、尖锐、均匀
也温婉,如同我的诗歌这纯粹的动词
但不是蓄意溢出波光


丧失期

你开始失眠,不再想起许多事物的脸
开始怀疑,你曾经的无畏
你抛开的枕头与夜色
有流星的划痕,那是往事
挣脱了手指

受赠于时间
火柴头的硫磺潮湿,炭火有了悔意

你开始回望良心的位置
有些欣喜,使你放大
同时犯下的过错
一口井里的月亮,有时让你错觉
那是被阴干的泪水,是为你哭泣过的眼睛

你不再急于
对着镜子纠正口红的颜色、头发的颜色,他灵魂
的流浪处
不再安抚双人床
往后时间,你将使一些落叶与名字
充满一把椅子,
直到
“房门口一把直直的椅子在行走“


黄昏辞

翅膀辞别另一双翅膀
那些古典色系瘦马上的长亭
辞别暖色
黄河辞别爹娘
朝代在扶桑树上奔跑
借助于时间的炼金术
来自舌头的法庭显示出更孤寂,低温的沸腾 

绝望在类似温柔的旋转里
转化成期许
晚餐的祈祷词,将要让羊群的指尖朝上 

暮光里充赤着瓷器,宣纸,夸父与后羿
帝国衰微的隐喻
被游离美德的弓箭射击
细思发现黄昏与身体的日落
也保持着
惊人的一致 

苍颉造这几个字的时候
内心嘈杂,我用它点燃秋日的星空
辞别就像是
平民化后的落日
具有原始修饰,修复一切
伪善的功能


马奇

马奇,总是在固定的时间出现在楼下
马奇,总是在固定的时间从楼下消失
马奇的背影像马奇
马奇,骑着他的摩托车送顺丰快递
马奇,也有妈妈
过年他没有休息,马奇给妈妈快递了
鲜花与一双鞋子
我想有一个这样的儿子
于是,我在每次看见他
就大声喊:
吃饭了,马奇


路灯上的鸟巢

路灯下面的姑娘与她的男友
先是拥抱,后来是
后来
她们谈到过装修材料,婚纱礼服
关键是,她们谈到的房子
就在某个灰白色的高处
那地方,四周都是房子


一颗石子与青苔共生

像这山中的一切,幕天席地
也坦然裸露
我看见
被岁月打磨得晶莹如骨
一颗白色花岗岩石子
紧贴泥土一端的石壁上依偎着一星青苔
水汪汪汪,娇滴滴,尚处于
春深的模样
 
仿佛与世无争,怡然自得
它们呈现出一个小而和谐的共生哲学关系
是什么样的情缘与选择
都无需言说
当它们相互依存,便不再是孤立的个体
在山中,这常见的景象轻易让我
获得了一次教育课


关于画画

子非鱼
其实,我不知道应该画什么
时光已经给万物自身以笔墨
谁都是在画自己的光阴
我们,为什么要
解构,意淫,甚至夸夸其谈眼睛看到的美丑
 
子非鱼
仿佛,又有人在我内心放了一把野火
瞧,多么潮湿新鲜的颜料
狼烟与花朵,月光与跳舞的男孩
喝咖啡与茶的九尾猫咪
跳上垂丝海棠的风奔至一株野草
打开她纤细干燥的山河故人
我惶恐不安
像一个单相思的兽
打开了星空


我们一生只爱地上的这点草

牧羊人因
计算绵羊而产生数学
他们因祈祷丰收与平安而产生诗句

在喻家山下
这古老的关山口牧场
生活着许多绵羊与牧羊人,菩萨知道她们
有着爱笑的眼睛
我也是其中互换的角色
昨天以前
我与她们是这个城市1千万只羊中的一只

明天以后,或许会少了我的一只同伴
为此,我曾想发誓不再数羊
但,我还必须在天亮前祈祷,祈祷
我要忘记减法,也忘记加法
我也数菩萨,并祷告
妈妈,妈妈,你懂的

我们一生只爱地上的这点草


喊夏先生回家

喊他就是喊我的前世
夏先生不会再答应,不会再为
后院橘子树,兰草,梅花,雨水及这些人世的色相而
担心

翻开,相册泛黄
前世已浓缩为薄薄几页
许多亲人的名字黯淡熄灭
这人世,除母亲还有别的女子记得他吗
午夜梦回,是否明月高悬
了无心事

但,我还是要喊他回家
虽然,家里已空无一人
他的笔墨纸砚还在书房守候
她们,也喊我的帅哥父亲
吃饭,谈天,喝茶


秋风落在青石板路上

秋风落在青石板路上
要替你,给我摘取一粒月光的钻石
誓言凝固的时刻,北方的夜色升温,
而我,在关山的夜里读你

我正读到
“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你,透过诗的光亮
抚摸我颦眉的侧面

你,像李白那样在遥夜的窗前
打磨钻石的光环
我窗外花椒树的辛香,此刻白烟一样四散
喻家湖的声音,正加深着关山的波澜

几乎听不见的,
月光如烛,秋风如烛芯
我把诗页闭合,它上面已落下薄薄
一层灰烬
诵读与聆听跌宕起伏的江河


草木人

瓦屋在,纸窗薄。风很轻
寂寞是一个人的道场。某个午后
多么适合与前世的自己来一场相认
她有七十二般变化,她把自己捧在掌心
不喜不悲 ,让红翡转世,碧绿沁心
又恰是三生石畔
那草木人

被一滴春雨击中
徐徐打开水墨写意之幻境
遁入一壶潋滟缭绕的沸腾
偏安于此,蹁跹于缓缓下坠
只到,沉寂的咖啡进入午夜
一个人,在人世间风雨飘摇的书本里行走
一个人,在涅槃的沸水里前行

草木人,忘却归途与来路
苦与甘藏入年轮
光阴故事里与其和庸常寡谈
莫若一瓣青莲,浮生于云水


春天是自己的春天

大部分人相信春天属于自己
大部分人用一生急着改造春天
桃花可以开在杏枝,结李子

春意闹心,春雨可以是计步器与医生
但,有部分关在窗内的人
无法到达最近的那棵树下
那里的草地上
小风,抱着小风在打滚


玉兰花

我当她是我自己
眼下,我希望她继续端坐在枝头
保持缄默,但不是捂住嘴巴

我不愿告诉你
她攒够了一个冬天的力气
藏匿北风,云的碎片与穿蓝衣少年
才得以与另一朵花儿邂逅

在这样碧蓝的彼岸
星空开始温柔明亮——
珍妮、花粉、恋爱、欣喜、跳跃和优雅
这些的专属词汇,应
轻轻地绽放

我不需要她,砰砰砰
在枝头像弓箭一样
铮铮作响,变成祭奠时的咒语

在这个春天,谁逼她
交出唯一的丝绸与经卷
还自带针线与剪刀


良愿

吃饭,梳妆,写字,担春雨与月光
一肩下山,蝴蝶一双
对落花嫣然
 
放逐,爱我的少年去游荡
放逐,爱我的中年去掘藏
放逐,爱我的老年去当和尚
 
庙堂,就盖在我的纸上,纸上有光


路过宝通寺

地铁穿过长江与龟山
下一站,将路过宝通寺
我会突然想起你经常说到的菩萨
你要你的菩萨保佑一株樱桃树,为此
你将在远处守望与修行:
“开花了呀,结果了呀,凡是我爱的菩萨都会答应”
这凡间虚幻的欢欣与谦卑的宏愿
令我陷入深深的欢喜与宿命的猜测

哎,此刻
我正经过的地下铁轨与宝通寺之间
只不过是一条蚯蚓线的距离
成群结队有着安静丰满羽翼的菩萨
只习惯在高墙的香火里闭目养神
而地铁这灯火飘忽的所在
没有相思的雨水与泥土
你要的
樱桃的果实在哪?要着干嘛呢


天气晴好,适合遐想、滑翔
适合分开她的峡谷与云层
哦,你懂的
白蛇与吞吐火焰的青龙
将起伏,将纠缠,气流喘息
扶摇直上
 
2万米高空了,是吗,亲爱的
但不够,继续吧!
向她的至白飞翔
 
猜一猜,云海后面还有些什么
 
啃食完窗外溜溜的云团之后
他反过来问,现在几点
我因此更加确定,有人
需要一个有温度的云团,她应该还有
一点桃子
刚春天时那样的绒毛


天空在低处

慷慨的事物喜欢在低处
譬如阳光,雨水
天空就藏身于某个低凹的池塘
乡间有无数睁着黑眼睛的池塘
水生植物,鱼类与人类的鲜味也都在那低处
而庄稼与羊在高处
它们是低处的孩子,哭,笑,啰嗦、磅礴
当我在触手可及的更低处仰望
其中一朵,有着异类模糊的轮廓与气息
 
蓦然悲不可抑——
何处有我,哪处无我


活法

对父亲来说,活着就是一生面向太阳与雨水
长成普通经济类作物,被汗水收割与守候
比如,稻,麦
一穗苞谷或红高粱
对母亲来说,活着就是紧随丈夫其后
并蒂的另一株,或紫云英、豆、油菜
 
沉默的大树靠着骨髓里的甜来纪年
一度开花唤醒春天,一度用果实装满秋天
我不学,靠泡沫计算无限的海滩
一样,与他们一样,我赤脚踩在父母的肩膀上
做朵闪亮的向日葵
除此之外,我哪还有什么活法
也,不需要其它


柿子有七十二变,不变的是那一点甜

眼下,别枝的乌鹊不会再长出一截
而柿子终于
从四面八方陆续将真生收回
也开始摘心给一人
看她的软与甜
 
柿子她,始终是有故事的灯盏
有故事的
通常会被故事的灯芯拿捏
秋天也是有故事的灯盏
在耗尽彼此之前
他将这火焰的甜捧在渐凉的手心
 
从青涩、懵懂到柔情肆意后的香软
柿子的故事还涉及
村庄,枝头躺着的女人及树下的男人
为此,她历经了七十二变
纵然七十二变,不变的是她的那一点甜


涉江

与芙蓉无关,与兰泽无关
与背叛与昏聩无关,与政治无关
不泪水筑岸,不去聆听忧伤的龙舟小调
只以一个后世诗人的名义
手握芷兰少艾的诗桨,破轻浪
穿过明清、宋唐,落在我先祖的楚江上

霞之帆,熏风扬
栀子花绽放着的 木兰舟
溅起含笑的月与钻石的星子
鞠捧绵软的香粽、白玉杯满斟琼浆
给我这辞章高耸,玉佩生辉的行吟先祖接风洗尘

陶陶任行乐兮
江南到江北,五月榴红麦黄
离骚里溢出幸福的诗行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请关注本公众号
我们主要编译海外人文、技术等相关!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