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袁晓庆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10 位诗人, 12850 首诗歌,总阅读 979071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袁晓庆简介

(阅读:1421 次)

袁晓庆,1962年生。“隐匿的新生代诗人”,作家、批评家,兼及文化史研究和书法、绘画创作。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历任电台、电视台、报社记者、编辑。作品见诸大陆、台湾、美国《诗参考》《现代诗》《新大陆》等。著有诗集《袁氏物语》《现实的鸟语》以及《泰州历代书画名家传》《旧综迹:现当代人文史述丛考》等,与汤泓合著诗歌小说集《人间消息》、散文随笔集《萧散人语》以及《纯粹的声音:作家艺术家访谈录》《百年电影泰州人》《拟古写今:汤泓袁晓庆画辑》等。现居江苏泰州。

袁晓庆的诗

(15 首)

正义与邪恶

几十年前跟一领导
发狠
说不相信正义
战胜不了邪恶
领导冷笑
嘴角抽动了几下
几十年下来
基本上就停留在
“不相信”这过程中
并不因为邪恶领导
的死亡
就觉得战胜了邪恶


《渐悟记》(组诗三首)

《渐悟记》

前两年的一天
A跟我说
B和C
就不要跟他们较量了
当时他那么平和
我也就一笑了之
没多想什么
有天偶然想起
这一笑了之的事
却让我多想了
然后发现ABC
是一丘之貉
不能因为他们分赃不匀
导致老死不相往来
就忽视了他们一起干的坏事
所谓官官相护
他们并非两肋插刀的朋友
而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死了一个
另两个也活不长

《前事记》

十八岁那年
一天跟师傅闲着望街
师傅翘个二郎腿坐着
我一旁站着
在我望街的眼神偶然收回
看着面前的时候
我看见师傅不经意地
俯下身去
手伸到面前的钱柜里
拿出了几张十块的票子
塞进翘着的鞋里
我很惊讶
不敢吱声
大概在第二天
我跟一个老师傅同班
我憋不住这事
跟老师傅说了
老师傅看都没看我一眼
望着街说
你现在跟我说有什么用呢
这种事你只有当场抓住他
没抓住你就不要跟别人说

《今事记》

《前事记》尚未结束
我便写下了《今事记》的标题
那是几年前的事
我在网上披露
一个官人大量剽窃的事实
网客沉鱼跟帖说
官人没有剽窃
网客美女也跟帖说
晓庆不要瞎讲
我没去跟他们计较
但不久晓得了
沉鱼一向剽窃是个惯偷
而美女一向以女混子招摇
之后我也发现她一篇文章
用笔名抄了我的报文
去年她犯了大忌
有说她刚出的专著
里面有不少是我的报文
真有意思呵
这虽非官官相护之事
却也归于同病相怜的同类
最后
补上《前事记》的结尾
我不懂老师傅为什么关照我
不要跟别人说
第三天我悄悄问另一个师傅
师傅脱口而出
你怎么跟他说这事啊
他是个惯偷呀
师傅看着我直笑


善终

在南京北京泰州
我曾请三人算命
结果居然一样
八十九岁善终
多年至今
我没再让人算过命
我怕算出个
九十岁的命
却是不得善终
上面这些
不开玩笑
仅为此刻写诗的
神来之笔
(以应和路东
也就是路辉一村路东昇
这个曾经的朦胧诗人
说他自己
还剩七年阳寿
以及他
掰着云虎的手掌
说能活到七十六
云虎诗云:
还有十八年
我很坦然
人都要死的)


请袁晓庆写首诗

生命通常不由自主
生死有命,是对的
也有不作死不得死的说法
一个个生命在眼前消逝
他们,都是我副局级的战友
只剩我活着。此刻想到
别看他在鼾声中告别人间
他癌症不治,他跳河
还有他削职为民郁郁而终
看得出来,都与“作”
有关。我以巡视员
被凉一边,倒是幸运的
一个现象性的事实
请袁晓庆写首诗


三个和尚

那天,易扬送我东西
说是个小和尚
我就笑了
我随口说,你把我当老和尚
弄个小和尚来陪我呀
易扬也笑了
但他不清楚
我哪来这急智
冒出个老和尚的
说法。故事是好几年前的
就是在单位
我外出采访
几年的旅差费有万余元
一分没给报销
我偶然说与同事
同事脱口而出
你真是个老和尚呀
淡定
哦,我晓得了
袁晓庆还有老和尚的一面
但我心里
立马闪现家里
我喜欢的一个小和尚的身影
那是少林寺里
弓步挥拳的小和尚
这里,我写给易扬
你送我念经的小和尚
我也很喜欢
两个小的为伴
我与他们为伴
三个和尚,不用挑水
你念经,他习武
我反正有口有心
什么都玩


袁晓庆免死

A或B的电话
我为什么拒接
是我不想与之有任何接触
我与C或D
实际也没了接触
他们的电话
我为什么还接
因为他们没像A或B
坏得那么彻底
C或D也不会感到我这么想
反正他们从未喊我
小酒之类
我也不会想到他们
这次例外写到C或D
是我要写A或B
C或D是最好的帮衬
如果
A或B用我不熟悉的电话
给我来电
我接了后知道了
这个我已做好准备
我会说
袁晓庆早就死了
其实A或B晓得
袁晓庆这人
他们不会变个花样找我的
所以袁晓庆
免死


白白地活着

我的一根白发
掉进面前的清水里
不见了。看不见白发
看似我老了
所谓老眼昏花,其实不是的
谁的一根白发掉进水里
都是这样。由此
想到我的生活
我就是一根白发
掉进生活这水里
我没有担心,生活
是个黑色的染缸
它会把我染黑
不会的。可以想见
我就这样自在
白白地活着
比如此刻写诗
比如看见周梦蝶
在台北摆摊卖书近二十年的照片
我对周老先生说
周老您回家吧
我替你打阵瞌睡


关心人的方式

活着的人很多
让我关心不过来
这种情况下
听说我了解的
或接触过的
谁谁死了
倒常常引起我的注意
我想
我们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谁谁便在我眼前浮现
并让我去想
关于谁谁的一些事情
想多想少
由谁谁在我心中
的份量而定
这样我
就算关心人了
我关心人的方式
让我好生奇怪
也让我害怕
一下子我想到了谁谁
我就想到了
活着的冷漠


猫儿在外面叫着

猫儿在外面叫着
它让我顿生疑惑
这已是深秋
我在灯下
随手写下这些文字
我晓得了
猫儿除了叫春
秋天也叫
其实岂止秋天
猫儿哪天不叫呢
由此我又想到
模特儿走路
叫猫步
每天我睡得很迟
叫夜猫子
可我这夜猫子
猫步走给谁看
写着写着
我也叫开了


呆在灰的世界里

呆在灰的世界里
静静地
也不要去打扫
我与灰
相安无事
在我没有化为灰
之前
我已经作为灰
而存在


简单的想法

不需要
加入什么党派
也不想做甚官人
不去加入什么协会
也不看重所谓公职
免得
万一失足
成了阶下囚
还得开除公职
开除出什么协会
免去官位
开除党籍
其实
明眼人心里都有个谱儿
越是有这
简单想法的人
越是难以失足
越是个
正派的人


诗人二字出现在婚礼的大屏上

今晚
我受邀
出席了一场婚礼
仪式开始前
看见台上大屏幕里
缓缓升起
嘉宾名单及职务
没想到
那上面会出现
我的名字
其实这也没什么
有意思的是
我名字后面
被注以
诗人
二字
哦平素
我还没用过
这样的介绍
这次却出现在了
文学评论家王干女儿
的婚礼上
婚礼常有
诗意的婚礼也多
婚礼上公示
诗人为嘉宾
亏有王干
做得出来
再说吧
数十位嘉宾简介里
从头至尾
最干净利索的介绍
就两个字
诗人


楼下的邻居

楼下的邻居
是一对老头老太
几年来
他们有事敲门
老太喊汤泓
老头都喊小袁
哎,我们就不晓得
他们咋晓得
这么叫我们的
几年了
我们从开始
和他们做邻居
就没好意思请问
他们尊姓
至今
往后
我们越来越
不好意思请问
他们尊姓了


火葬场的媳妇

她老公先在火葬场掌火
后兼做化妆师
现在是火葬场副场长
她和我是单位同事
在这鬼故事风靡的年代
她从老公那儿听来的鬼事
在同事间成了时髦
她和同事也有了挺好的人缘
我不信有鬼
但对那些鬼事
却避之不及
谁让我们是同事呢
人总是要死的
谁个家里不死人
我们科长的儿子出车祸死了
是由她老公一手操办的
赠送了高档骨灰盒
免收电子礼炮费
我们经理的小妹病故
也是托她老公办理的
她老公亲自给死者化妆
那脸上的样子
说是和死者生前睡着的时候一样
我们同事的老母去世后
她对老公说:烧好点啊
她以前跟同事说过:烧得不好
躺着的尸体
会一下子坐起来啊
她在单位成了时髦人物
但我老爸故世
我没有通过她去打什么招呼
她为此生气
好多天没跟我说话


人间

难得感受
什么乐队了
倒是隔三差五
听到方圆区域内
那些不动听
不美妙的管弦之声
心里不免叹息
那是丧仪乐的声音
那些业余的
吹拉弹手们
凑合了几段曲子
就当作了人生
最后的旋律
这简陋
粗糙的乐声
在超渡往生
也给生者提醒
只是无人顾及谁
是多余的人
谁滥竽充数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请关注本公众号
我们主要编译海外人文、技术等相关!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