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馆:温青的诗
新诗馆

简体 繁體
已收录 910 位诗人, 12850 首诗歌,总阅读 979043
新诗馆是公益性质的诗歌资料库,旨在收集、整理自1917年后新诗作者代表作,供观摩学习。
我们会为每个入选的作者建个人小专辑,但不作任何评判和排名。如有异议,可联系车邻删除!
请自选20-30首代表诗作,附300字左右简介和一张个人照片,加车邻微信(zhangchelin)投稿!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给我们打赏或捐助

如你愿意,三五元都是心意,多少不限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谢谢捐助支持

所得捐助均用于新诗馆平台维护

主编:车邻 童天鉴日 落葵

2021年服务器赞助:张建新

轮值荐稿人:王立世 郭卿

副主编:杜婧婧 马文秀 苏瑾

新诗馆是公益平台,无力支付稿费,也感谢捐助支持!

温青简介

(阅读:1116 次)

温青,1970年出生于息县,现居河南省信阳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信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信阳学院特聘教授。曾获第一、二、三届何景明文学奖,第二、三届河南省文学奖,第二届杜甫文学奖,第三、六届河南省政府文艺创作优秀成果奖,第五届全军网络文学大赛一等奖,第十二届全军优秀文艺作品奖,华语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实力诗人奖等。有作品刊发于《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青年文学》《解放军文艺》《诗刊》《星星》等,入选各类选本近百次,著有《指头中的灵魂》《天生雪》《水色》《天堂云》《本命记》等,参加过青海玉树抗震救灾,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20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河南省文学院首届作家班。

温青的诗

(1 首)

水色

1

故乡已经解冻了
轻描淡写的草覆盖了诗歌
那些自命清高的水分
开始崇尚一种颜色

我始终潜伏着
等待枯萎的记忆慢慢绯红
等待血液的缓缓流动

2

苦难已经是苦难了
我们不便打扰
就在这里喝一杯吧
深入雨滴一样的瞳仁
过渡到中年的平静

抵达一定热度
你重新走向年轻
但是你不要再换酒了
一些危险,正奔波在途中

3

也许吧,我的酒量稍微好一些
从故乡私奔的老牛
只能在都市游牧,水泥的味道
添加剂一样
混入松散的肌肉

水就开始流痞了
如同我们反反复复的倾诉
一个人的成熟
一般就在衰老之后

4

勇敢地跨进中年
对那个世界开始不大在乎
河流一样,看到色彩的奔跑
我们只能保持沉静
只能成为岸边的风

我们记住所有的凉
记住一些不能复制的
疼痛的幸福和幸福的疼痛
经过雨水的漂白
步入泥土之中

5

其实,一个人独自年轻
是面对流水时的噩梦
看到迅速枯黄的绿叶
你一定会一边惭愧一边惊恐

你看到自己如此坚持
从来路开始
对一条河流的坚信
可以追根溯源到一个孩子的出生

6

可能的结果
在四十年中已经有了明显的可能
就像一颗花生
没有花里胡哨的一生
从内部开始,注定了
隐秘的平淡和从容

我们开始拿自己榨油了
当然包括那些骨头
那些斑驳了的头发
那些老池塘边的倒影

7

你是自己的阴暗
不能阻止所有记忆的流动
当你习惯阳光的热
升华的快感
来自水,也来自冰

坦然的撤退胜过急切的进攻
放弃的速度决定了年龄的激情
无孔不入的汽态
替下五颜六色
替你偿还平静

8

这时候不能回忆爱情
信用卡透支的额度
在金融风暴里遭遇了寒冬
所有美好的支票
已经又白又空

我们都是负债者
面对开始平淡的契约
默默审视甲乙双方的签名
那一笔一画的筋骨
正经历猎猎寒风

9

我们怀抱里的温暖
跋山涉水,带来了鲜活的一生
开花结果的日子
我们互相敲打
抖落铠甲包裹的沉重

有一些泪水洒在路上了
有一些爱抚也洒在路上了
我们才渐渐放松

10

透过自己的时间
我们看到一些凸凹不平
踉踉跄跄的拥抱
一地破碎的酒瓶
一个原形毕露的草莽英雄

剥离毛刺丛生的外壳
在内部的水源之源
有着漂流的浆色
有着睡梦的纯净

11

其实我们一直隐匿在水中
飘忽的颜色
和不能焙干的柔情
消解了那么多的野心
我们已经开始冷却
呈现一些尖利的冰凌
流动的冰凌

割裂与这个世界的瓜葛
我们渴望返回最初的轻盈
躲避引力的舞蹈
回到包容一切的子宫

12

世界就在这里
那些温暖不了的水
那些发着高烧的水
以一种不可捉摸的表情
通过我们的身体

追逐一具躯体的流浪
盯紧一个关键部位的回归
所有揉进五指的残缺
都不容迟疑

13

伤疤
皮肤上的画
慢慢变成老人斑
变成慈祥的脸
打起一把把棕色的折伞

风雨就在外面了
时光的刀
都断在了肉里
一颗平复的心
挂在每一个平静的夜晚

14

谁是月亮
谁有针尖一般的凉
爬上树荫的雾
不愿收回前半生的哀伤

雨就散了
开始不停地观望
一滴水月亮的泪
一颗消瘦的寒星攀爬到故乡

15

松懈在什么地方
紧张的池塘
深陷的淤泥
一条多情的鱼
无论如何也跳不出去

不在水里逃遁
就在水里死亡
变成一根尖利的刺
才能穿越一段幽暗的时光

16

理解我的人一定在暗处
我是多么幸运,不需要面对他
可以为所欲为地隐藏
不管是不是自己的伤
不管它是黑暗或明亮

水帮助我们缓解了一切
疼痛的流动
和不能显现的怅惘
它用一致的颜色
它用温润有力的手掌

17

漂泊的时候
水沁入我们心底
不可摧毁的水,强大的水
深不可测的蔚蓝
圈定我们内心的墓地

“所有的灵魂因水而出生”
所有的水都有灵魂的皈依
神话的家园
家园里水色的玫瑰
绽开的阳光
凋落的羞愧

18

永不疲倦者
也不能一眼看透水的纯粹
柔软到避开所有的死亡
柔软到信奉女人的眼泪
缓慢悠长的温情
一直离不开水

掩埋冰块的时候
你在春天沐浴
掘开堤坝的时候
水将脱光自己
激流漫过山峦
在我们头顶埋下成长的秘密

19

水底植物摇摆不定的寂寞
博大、深沉而生长着疑惑
鲫鱼点起的灯
在我们藏身之处不断摸索
那些灾难之源的嘀咕
慢慢变成灰色

随心所欲的灰色呵
随地生长的灰色
随时变成流水的灰色

20

你这无边无涯的容器
永生不老的涟漪
白浪粼粼,鱼虾不语
所有浪漫的水头上
都背负着一滴星星的眼泪

一个如此耀眼的停顿
一种细致如发的打击
一线绷紧的水面
充满生命轮回的张力

21

进入你的迷途
是十里水路
打开你的幸福
是深入到底的包容和淹没

一个充满危险的秘密
如同水墨一样不可收拾
洇染的光晕
不能截流

22

静脉中的水
它静悄悄地述说
“你消磨了我的亮度
拽疼了我的手”

贴近心脏的部位
经久不息的音乐
在水中行走
在水中爱过了
那些发丝之间有白色的溪流

23

确定为谁预留
这些孩子的美好
幻想的睫毛下有扇打开的窗户
一个城市变形的影像
出自一只历经富贵的流浪狗

街道上的行人如水
太阳从上到下
打开你头顶的灵柩
测量一个灵魂失眠的深度

24

天开始发热
柏油马路无所顾忌地赤裸
可以看到一些昆虫的舞蹈
与死亡相距一分或者一秒
一些生命的水分在车轮下面
五颜六色地奔跑

粘上枯叶的翅膀
贴在路面上
揉皱的影子
一直站着

25

阅读自然的面孔
如同敷上古撒丁人诡异的草药
杀死年迈老人的习俗
敲响了人类暗夜的丧钟
最后的麻痹和束缚
每个人都能够窥视死亡的笑容

藏红花色的剧毒水芹
改变了水的表情
产生种族之神的酷刑
是一个世界埋葬历史的绝招
永远躲藏在流水之中

26

我们不能例外地躲避
三米之内的透彻
水中深刻的蔚蓝
隐藏一盏内心的灯

历史流动的力量
泥土、石头和洪水的宿命
一定会沉淀下来
还给生命以纯净的光明

27

诗歌丛生的草
妆扮大地和乱世的光荣
低头盘算风雨的细花
追逐雨中梦幻的蜻蜓
舞蹈着死亡的蚂蚱
一同面对水色魔镜

一个蛊惑淘汰的世界
永远看不清楚水的面容
沉积与喧嚣
挤进每一个童年的梦

28
 
水的旨意,在童年之前
企求你的热忱
整个世界的记忆
是充满乳房的恩赐
表达笑意的睡眠
是娓娓道来的奶温
 
爱上信仰的一刻
短暂如同一次母亲的亲吻
种子一样的亲吻
开花结果的亲吻
万物渴望一刻的停顿
 
29
 
游泳者的遐想,如此漂浮
全身心的浸泡
放松于一种天性
听任污垢溶解于水的诚实
 
生命就这样包容着
罪恶之源越来越深
我们不能拒绝饥渴
只能慢慢躲进潜意识

30

水更多的时候是在隐蔽
在最暗和最亮之处微笑
包括我们的内心的火焰
可以穿透
可以滞留

她重复着你童年的梦想
她爱恋每一个季节的细微之处
以少女的手掌
接下苍凉的泪滴

31

在我们告别自己的时候
她一直在哭泣
柔软的身段慢慢僵硬
直到冰冷地
滑进一个冰雪美人的邃密

那么多无法言说的形状
不忍离去
就像我们
连一个世俗的名字也不能放弃

32
 
池塘窖藏了夏天的日子
时间不断沉没在水底
更加强大的沉默在缓慢凝聚
防水布下的诗歌
语言开始因焦虑而憔悴
 
我是那尾不愿意飞翔的鱼
大地之上的跳跃
陨星一样没入孤寂
万物转身的瞬间
都会打扰那片安静的水
 
33
 
在水中流动的大山
是万物拥挤的车站
有那么多的消息
来自漂泊的羽毛、皮草和鳞片
 
复制记忆需要移动它们的悲伤
陈述黑暗需要闭紧双眼
就在水中微笑吧
你可以看到一张放大的脸
内心的膨胀
直达自己遗忘的昨天

34

当波浪低于水草
我们就一起弯下腰吧
这是感受自己沉重的时刻
一株无依无靠的植物
那么纤细而乖巧

被水覆盖的幸福
是一支在身体里摇晃的交响乐
那些被孩子们送走的小小纸船
即将缓慢沉没

35

水流又一次和天空连在一起
一层层乌云
席卷江河池塘
所有的面孔如同浮萍
煽动黑色瞳仁,逃离大地

复杂的光线如同谎言
在折射中惊慌撤退
一次风中的分手
多么盲目和软弱无力

36

灵动而沉默的水
一把附着灵魂的钥匙
呈现在彩虹里
打开了什么
飘渺和虚无之中,会有致命的美丽

清点水滴的数量
像清点自己一样艰巨
如果你清醒着
会在嘀嗒声中找到自己

37

在水面上画一颗眼珠
就让她盯着太阳吧
像一个神情安逸的囚徒
她坦承自己的罪名
并且乐意不断地为此付出

说我爱时是醉酒了
阳光里有一条灿烂的路
看不清水的方向
一片朦胧,一片生机勃勃的迷雾

38

闭上眼睛,风景总要结束
花朵关闭的时刻
果实的命运已经暴露
所有神秘的成长
都将遭遇意外的埋伏

风雨绷紧的身体
冷水浸泡的酸楚
一些水分的增减
隐藏了一段激情迸发的记录

39

有多少无法看见的生命
打开我们的身体
有多少跌落尘土的瞬间
一边微笑一边哭泣

颗粒饱满的草籽
在坚韧的秸秆上打量土地
天性的游子呵
总要投入奔波不息的流水

40

一只麻雀收起翅膀
在蒿草之上打着瞌睡
梦幻就这样打开了
走到大地的边缘
走进金黄的向日葵

一切事物都被它填满
因鲜活而永生的大地
我们的水分充盈
甚至沟通了暗夜的宿敌

41

月亮一直在水中央
这是多么可怕的向往
用斑驳的疏影
打乱幽暗宁静的池塘

那个穿戴整齐的少年
在惊醒的蚊虫之间徜徉
这个时候的等待
就像麻痹的鲜血一样

42

你看见那个红衣女子
一块透明的水果软糖
追随夜色而流淌的露水
比小草更加冰冷
她微亮的面容
把整个夜晚照亮

温暖,就在一个人的胸膛
从萤火的微风里
闻到成熟而饱满的麦香
看懂一个季节的慢
河水就要开始上涨

43

打开第一道堤坝
我们房间长满青草和芦苇
白色蚌壳写意地点缀
一些暗色的秘密

清风摸索我们的心跳
漫过滩涂满眼的破碎
历经旧年的轮廓
美丽的祭品
那些曾经圆滑光润的瓷器
是不会退色的肖像
坦然参与流水的丧礼

44

天堂的一半在水里
水面的波浪
是大地对来生绽露的笑意
岁月闪烁
照耀水底的淤泥

蓝光已经沉醉
妖娆的潜流惊醒五彩斑斓的鱼
一些旗帜绣上的图腾
打马原路返回

45

深渊多么神圣
一颗多灾多难的心
坠落的过程

我始终微笑着伸开手掌
打开悬崖上的野菊
让厄运的清香不断蒸腾
在命定的一刻
重复记忆你的面庞
孕育着水色的款款深情

46

死神一定会歌唱
再现一个生命华丽的梦境
不由分说的颜色
溶解在一罐自己的水中
埋藏于江湖之畔
一个溺水者的坟茔

遥远的沉船风帆鼓动
惊动无数的鸟雀迎风飞行 
死亡的境界最为高贵
于尘世间空出座位的,都是英雄

47

清查自己留下的汗和泪
你会自豪地羞愧
世界这么大
我们只填补了一滴水

一颗毫无负担的心
希望从没有路过这里
我们如此谨小慎微
我们如此担心这个世界的
喧嚣和拥挤

48

通向水底的门一直洞开
隐蔽着我们休戚与共的兄弟
我们永远也不能缩短
爱情和生命的私密
包括诗歌,包括这些生灵
一样回归于水

颜色的飘忽不定
在于光线的冷静与痴迷
我们赶紧走开吧
拎好自己的容器

49

所有的水都在我们的生活中
温度不能调节
反复流动的勇气逐渐衰竭
湿漉漉的草地上
我们即将失去一切

很快很快
我们踏入没有经典的哲学
一个大回环的球体
一串凋敝隐秘的大海
慢慢追忆自己的本色

50

忘记我们最宝贵的
记住我们最唾弃的
进入我们影子内部的世界
用一首诗歌的诞生
打通阴冷之处栓塞的血脉

光阴中的水分
把伤痛和欢乐粘合起来
把少女和老翁掩盖起来
就在水中一起溶解——

51

是水在燃烧,海在蛊惑
你不能上岸了
你开始看见黯淡下来的波浪
天生的音乐如此虚弱

呼吸是徒劳的
包括蓝色的沙滩
包括你保持尊严的沉默
有人会记得一切
有人会在岸上为你祈祷

52

水的火葬
夜莺在白天唱歌
怜惜所有的敌人吧
尽管面朝大海
他在你心底已经枯焦

乌云自天而降
火焰在更高处敞开了怀抱
大海就这样快速地浏览一切
读出我们命运中镶嵌的
所有纯洁与崇高

53

水饱含永生的快乐
温柔与暴力交替的双手
不断地充盈和倾倒
因为完全的投入
总是忘记自己的形体和颜色

我总是体会你的凉
回味你生命的抚摸
白色花瓣盛开的声音
是整个世界儿时催眠的歌谣
是无数灵魂禁锢在水晶中的微笑

54

地球是一支陶埙
你用生命弹奏生命的长调
从不谢幕,鞠躬达不到的深处
有你亘古不绝的音乐

以你的名字囚禁的生命那么多
它们拥挤着倾听
你围堰里日夜不息的歌
那些罅隙中的暗恋
就生自你这变幻莫测的镣铐

55

水是我们的家乡
水是我们的监牢
“我们从这里步入幽灵的队伍”
我们从这里爬上岛屿、陆地
了望哨

我们哺育了道路、城市和心理疾病
我们也弄脏了地球、太空
水的容貌
我们还会有第二个家乡
逃离时一定要干净一些
我只会带走这段诗歌

56

这是绳梯,一直下降到你
这是啼哭,婴儿奉献的纯粹
这是所有的水
包括画中的河,睡梦的泪

一切如此单纯
向着聚集光线的凹冰
在单细胞里回归
火热地成熟于苦寒的极地

57

这是你吗
投奔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梦想的海市蜃楼
从冰川之巅的野花到果实
多么遥不可及

你那么多闪光的瞬间
照亮了谁
你那么多白色花朵
妆扮了谁
我只是反复听到风的咒语

58

祭祀的水和盗墓的水
一起渗透到骨质里
一个平静的过程
所有的死亡仪式确凿无疑

我们打开墓穴迎接自己
一滴太阳的琥珀
栩栩如生
不能关闭

59

绕开你深暗的秘密
我需要保持轻盈的心跳
深处没有波澜
真理会是沉重的铁
打造精密而自转的谜语

我们都是参加联欢的人
奔赴天国赤子的宴会
狂热于美好
我们优雅慷慨地保证
不会揭开那些浅白的谜底

60

我们看见未来的水
看见了面目以外的面具
在梦幻里做一个苦工
挖掘出被禁锢的想象力
挖掘预言
挖掘死亡和新生的消息
挖掘凝固与蒸馏
挖掘与盐分结合的秩序 

61

你进入大地
渗透,流动,暴虐地突袭
你进入太空
蛰伏,奔波,躲避着人类
你进入我们
诞生,死亡
体验内外不同的拥挤

所有不能记录的历程
隐藏在诗歌里

62

这是我们的国土
漂流的城池,放逐的水
我踏上你的巅峰
如同神明,抚摸你的天庭

我的手掌那么贫瘠
清香的信仰之花
指骨中祖传的秉异
一起说出对你的热爱呵
无论灾难与幸运
都被我们的经文信奉而敬畏

63

因崇拜而盲目的水
大地被你溶解到我的掌心
我握紧这些凝固的光和色
触摸古老而残缺的界河
你根深蒂固的锐利

清澈而又疾速的冷漠
流动着的分离
在你频繁的来临和离去之间
打断时间的酣睡

64

是你,诸神众望所归
你清洗我们的爱和过错
粘合碾碎的心
“组成一颗巨大的心,比大自然更大”
比上一颗还要瑰丽
“你,一边增添生命一边毁坏”
悠然自得,从不回避
你在每一个卓越的瞬间抵达和谐
让所有的感知因你而得意

65

我们的祖先横渡光阴的时候
河流和大洋洗礼了孩子们
一条条细流
直达我的内心
虽然有幸在千万年后
再次道出婴儿的啼哭的声音
但我并不是唯一的传人

你也是一个
你是千古唯一的听众
早在水中的时候
你就无数次地喊出了自己的诞辰

66

总有一个幸福的人与你同船
一同被风暴引诱到人间仙境
奇异的森林和草原
顺着流水步入天庭

我与你一样的胆怯
步履踉跄地捧着一颗包紧鲜血的心
这是连接到灵魂的水
这是燃烧到体温的水
把人间滋润得如此茂密

67

在幸运生物的血统里
只有你
遗传编码的保险箱
把人类与大自然逐渐隔离
当我们站起来的时候
你便把所有的漏洞暴露无遗

豪爽好客的大自然
呈现所有生命和思想的大花园
在凋落和结果的夏季
有更加敞亮的光辉

68

你拥有我,我拥有你
让万物充实我的内心
最终成就你漫游者的纯粹

我时常打量自己
有多少梦想缺乏干净的水
焦枯而死的枝干
多么残暴,令大自然如此疑惧
他的畅饮
因我而频频停杯

69

我从来不是一个配合者
总要拧开自己的龙头
把理想抛洒一地
然后,闭上爱慕的眼睛
为你而逃避

为了水中央的漂萍
我把木桨雕刻成抓篱
一个在水流中把生命交给梦幻的人
感觉如同流配

70

抛弃过我们的爱多么美好
她就在对岸脱衣沐浴
我们应该祝福她光洁的皮肤
永葆我们眼中的青春和美丽

你不用盯着那件粉色的裙装了
水流告诉我们
一切都不可能一直呆在原地

71

打开母亲泪光中少女的印记
我们如此慷慨
把自己酿成献祭的美酒
向天国奉上自由奔放的水

从田野里安静和睦的庄稼
到都市里忽冷忽热的水泥
你给我的一切
我一滴不少地归还给你

72

你以一个世纪完成的那朵野花
爬上树枝
希望看清你是谁

对美的热爱让你蒸发了自己
你跋涉在低矮的云层
习惯地躲避
每一次飘过我的头顶
总有一阵冰凉的雨

73

我在意每一个清晨
你遗落的一滴
我能够看透它们的生命
在阳光下闪烁的冷
从暗夜带出沉默的秘密

它们不断挣脱青草和树叶
带走微风的战栗
它们奉还阳光,月光和星光
用唯有的一个梦碰撞土地

74

向泥土做出承诺
我们最终都能找到自己
向泥土做出交代
我们最终都能完成自己

接收我们的空间如此广阔
无论我们高低胖瘦
无论我们善恶丑美
它会迎接我们的一切
并无需辨别其中的真伪

75

知道永恒的流动不会疲惫
水的快乐就因为是水
我的快乐就因为是你
平淡、敞亮、透彻、随意
在同一片土地,可以树立不同的植物
在不同的季节,可以穿着同一件外衣

你的宽容、博大和智慧
是我的前世
所以我对今生如此痴迷

76

一个把自己交给诗歌的人
怀揣石头和酒杯
打磨和浸泡渺小的愿望
埋没自己的词语
希望无人在意

走过的林荫小道芳草萋萋
打起折皱的青春
早已到了挂果的季节
寂寞的变色
即将坠落一地

77

面前是一条水路
鲜艳而圆润的果实开始启程
一路继续啜饮阳光和激情
在你大红大紫的时刻
绿叶捧起时光萍水相送

果核内部的世界
有“两种天空、两种时间的生灵”
因为你,我们愿意
相忘于不同的时空

78

我们是果蒂上对称的叶片
捧着共同的秘密
沿着枝条中的水路
返回那颗露珠里的太阳
继续照耀一叶嫩芽蓬勃的呼吸

我们从清晨出发
打着蝴蝶的手语
色彩斑斓的故事
念出一粒蓓蕾打开夜幕的咒语

79

醒来的时候,黎明还在
女儿梦呓中拥抱了母亲
她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阳台上的花草
安居中接受她清水的款待

曾经和她高度相同的那棵栀枝花
已经显得低矮
繁花并肩的梦境
上升到孩子的童话世界 

80

“能使花蕾开放的人
他做得非常简单
他只消瞅它一眼
生命之液就流遍它的血脉”

女儿恬静的小脸
打消火热的动作 
让我们平淡安静地相爱

81

这就是我内心的生命了
她开始为我展示欢蹦乱跳的喜悦
一句稚气的赞美
一张撒娇的笑脸 
把埋没的宝藏一一挖掘

琳琅满目的神像
有了人到中年的神态
那些灿烂的金币和珠宝
在阳光下钻进了女儿的画册

82

我们已经拥有了一切
从飞鸟脚下的庄家
到女儿手中的画笔
所有深处的景色
都有极度完美的残缺

可以欣悉那些细节
一棵青草驻足的田埂
一只棉铃虫失眠的夏夜
一粒石子马路上的破碎
一盏街灯三更前的熄灭

83

泥蜂打造的领地
童年盯紧的墙洞
麻雀羽毛灰白的痕迹
鸟蛋上的体温
雏鸟鸣叫中急促的气息
老槐树悬挂的白色花
村落之外飘荡的水汽

每一个体贴的关注
在我内心歇息,温暖的巢穴
生长着的静谧

84

鸟儿的歌唱越来越慢
世界的嘈杂
影响了啼啭的清晰
它们只好慢下来
努力一句一句地传递

就像它们记忆中的河流
已经断断续续

85

风的累,从水路开始
逐渐狭窄
逐渐缩小的胸怀
装不下一轮太阳的影子

如同黄昏的鸟
在河柳的枝头滑翔
飞舞的阴影
在树叶上蜗居

86

这里是一个人内心的风景
空旷的迷恋
毫无章法
狂草与尘土遇水而安

水岸的隐居声势如此
乌云远天
电闪雷鸣
天空如此低矮
涨起秋雨的冷

87

可以听见耳朵里的呼喊
气压低下来
鼓点紧密
衣裾飘动

敢于蹲下的人
和庄稼一样
在头顶舞动果实
舞动捧出果实的手臂

88

我在秋天与冬天的夹缝中
丢失了
一个面庞苍白的人
引领我离开

伤感美如溪流
散落荒野,满地流行
我用意念控制
一枚落叶焦黄的容颜
不愿意它柔软下来
不愿意它的冷,打起皱褶

89

努力忘记上游的故事
我往下去
方向如此自然
沉重而缓慢的感觉
就像结冰的河面

浪漫在冰层以下
冷漠在冰层以上
我,在它们之间

90

放下了
一个人的累是多么的累
一个人的放松
就太放松了

拥抱最美好了
别的什么都不重要
包括爱
包括好事和坏事
包括梦

91

在河流中流浪的事物
多么值得崇敬
一生的泪水
洗涤一条河流的一生

依附于水草的神灵
细微而透明
冰凉的视线,穿透寒夜
与星光对饮
同一条河流,同一片天空

92

关于死亡的下落
在岸边
滑过即将枯萎的草丛
向阳背风的角落
受阻于一抹浅淡而摇曳的红

记得曾经热烈的冬天呵
干枯中的花朵
如此娇艳
如此寒冷

93

你终于说出口了
霜冻遍地
白发的季节难以温暖
冷漠的茅草,空空的蝉蜕

挣扎的叶片开始曲卷
向着内心
用失去水分的身躯
保护一个雨季

94

冷下来已经不容易了
尖利的冷
打断许多筋脉
封冻了曾经湿润的细节

那是一头灰发的细节
每一个断面都得到过安慰
哪怕一瞬间的疼痛
都冻干了
在僵硬的生命里
流动着千年的片断记忆

95

如此遥远的战栗
被寒风再次袭击
一个冰冷的拥抱
在一棵大树粗拙的腰际

孤独的漫游者
向着旷野默默忏悔
面对这无比纯粹的寒冷
不能温暖一颗抱紧理想的雪粒

96

大地开始苍老了
它不再归还我们的泪
无论成人和孩子
无论健康和残疾
无论胖瘦和丑美

它的河流不再疏导
它的山川不再安慰
它脱下了那件色彩丰富的大衣
裸露低洼的伤疤和隆起的委屈

97

第一件打满补丁的睡袍
就这样无声无息
在黄昏后的枯枝之间
披上心灰意冷的水
苦寒中开花的水

夜幕怜悯那些凌乱的色彩
打上叹息的暗光
耐心慢慢缝补
一个长夜的破碎

98

漫山遍野鬼魅的水呵
隐藏内心的光亮
化作鹅毛大雪,悄悄铺下
一段温和的夜曲

拥挤着相互取暖的水
寒星的摩擦
让黑夜迷蒙起来
水色中的暗影
簌簌填满一个世界

99

天地之间只有一个人
透明的人
一块站立的水

光洁而冰冷的雕塑
无色的肌肤
无法惊醒的沉迷
没有遮蔽的躯壳
没有任何秘密

100

面对断裂和破碎
中年的水
已经走投无路
颜色依旧不能确定

我们都不能融入
那些冰冷闪亮的纯粹
它太凉了
也太锐利

101

那么多不能涉足的雪
到处是僵硬的事物
我开始回避年龄
开始对凝固的记忆有了恐惧

一个水性的人
变成冰雪
除了隐没于历史
早已无法从梦想的流动中返回

102

水色的家园
世俗之外晶莹的籓篱
把水当作我们的坟墓吧
一条冰凌的一生
因为透彻而无比美丽

那么直接
棱角分明地沉醉
直面阳光
因为融化而无所顾惜

103

融化是一个重生的仪式
俗人融于泥
诗人融于水
这是凝固与升华之间
一个隐藏了千年的秘密

因为你阅读了我的虔诚
因为你落入了我的河里
我一定要告诉你

104

阳光逃离于水
诗意诞生于水
循环往复的大自然
都有水作的胎衣

所有孕育生命的细胞
都因水而跳动,呼吸
无论第一位还是最后一位
生生死死,终归于水

105

我们都是水作的子孙
不管骨头有多大的硬度
不管肌肉中
有多少水在长途奔袭

我们总归是水
有着共同的本色
是同一个梦想生生不息
是不可阻挡的精神皈依

106

纯净,从水到水
不必湮灭溶解的杂音
愿意接纳杂草和细鱼
接纳逃避的生命
接纳苦难、失足和阴谋诡计

时刻打开生命的天窗
洞悉所有的剧情
理解所有的道具

107

纯净,从来到回
君子颜色,恬淡如水
旷世奇珍的佩兰
灵动摇曳的美誉
普度大俗与大雅的醇酒
点燃水色火炬

幽蓝,清灵的火焰
照亮全程的水路
洗涤杂色的污迹

108

纯净,停顿的水
一眼看穿的赤诚
无需验证的情义
哺育生命的脆弱
漫过中年时隐时现的坚毅
停顿在命运里

从隆起的血管可以看到
因盐分而沉重的汗滴
从清澈的眼底可以看到
因无色而轻盈的泪水

109
 
一个纯净的生灵
念出晶莹剔透的咒语
惊醒一个世界的好奇心
不再安于静谧
 
打开睡眠的方式
和打开复仇与感恩的方式
同样唐突
这个世界已经结束了和风细雨
 
110
 
从雷电、冰雹、洪水
泥石流的软暴力
到孤儿寡母献身的液体炸弹
和海盗对绑架船员的彬彬有礼
整个世界都盗窃了水
 
文明清洗蛮荒
火药灸烤土地
已经注定了轮回的生命
依旧是从水到水

111

末日的预言家
鼓起想象的羽翼
在月亮之上苦苦寻觅
家园之外的希望
人类超越轮回的动力

一次次深度撞击的尘埃
终于唤醒月亮的魂魄
在地球之外的冬季
在前往宇宙深处的路上
水色如月,月色似水

2009年夏,初稿于信阳南湾湖畔
原刊于《星星》2009年8月“长诗选萃”(选发60节),《河南诗人》“长诗原创”(全诗刊发)
2017年3月28日,修订


回到首页

返回顶部
新诗馆
更多精彩请关注本公众号
我们主要编译海外人文、技术等相关!
放眼看世界,才能知不足! 绝不做固步自封的“井蛙”!